Ma Petite Créature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我決定把IPOD死亡事件轉換為對自已的一種治療。 療程一:把ITUNES裡沒在聽的歌都刪掉。 長年來默默地積了一堆不知道從誰那裡要來卻也無心播放的歌,於是歌曲數量顯示為12,173首。 抱著總有一天會聽的心態但其實我跟本不喜歡那主唱的聲音或是那種爆炸的曲風。 所以花了整個半夜,與不眠的阿姆哥一起舉行了殘酷的淘汱賽,把點播次數少得可憐的歌刪了。 於是現在ITUNES底部的資訊是:9307首歌,28.3天,53.90GB。 做 ...
More
我決定把IPOD死亡事件轉換為對自已的一種治療。




療程一:把ITUNES裡沒在聽的歌都刪掉。

長年來默默地積了一堆不知道從誰那裡要來卻也無心播放的歌,於是歌曲數量顯示為12,173首。
抱著總有一天會聽的心態但其實我跟本不喜歡那主唱的聲音或是那種爆炸的曲風。
所以花了整個半夜,與不眠的阿姆哥一起舉行了殘酷的淘汱賽,把點播次數少得可憐的歌刪了。
於是現在ITUNES底部的資訊是:9307首歌,28.3天,53.90GB。
做這種事是要痛下決心的。



療程二:聽ACCU的時候不準一首一首去查資料。

ACCU是我最早期接觸音樂的好朋友。
因為他的音樂類型很廣,慢慢引導了我成為半個雜食聽眾。
正好當時正值求知欲旺盛的年紀,看到那麼多新世界整個人忙瘋了。
每個隨機播出的樂手都可以是我的偶像。
於是無意間養成了只要聽到陌生聲音就要馬上一知究竟的習慣。
當然結果就是像現在一樣快要強迫症了。也開始覺得這種聽歌的方式很不健康。
昨晚放了一晚的ACCU,躺在床上的我自覺心情很像霸王別姬裡的蝶衣,戒毒癮那段。
到了早上,memo裡只寫了兩串名字。
算成功了吧。



療程三:手動勾選要上傳到TOUCH的歌。

失去IPOD的一個小時後我就燥鬱到頭都要禿光了。
所以我又做了人生中再一次的衝動購物:IPOD TOUCH。
不過因為它是生命必需品,所以我只承認行動上的衝動,並沒有任何思想上的不理智。
看看它的容量,其實並不夠完全負荷我所有的音樂。但這就是我的療程重點。
我不要再受音樂控制,把大塊大塊的歌往裡塞,卻總是重覆聽著幾張專輯。
現在要開始自已選擇音樂,要聽的才放。
”開車的時候如果突然很想聽某首歌可是卻聽不到我會很想撞安全島”
這種話也不要再說,因為好聽又適合開車聽的歌其實很多。



我應該更開心地去仔細聽每首歌。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雖然她的睡顏依舊是如此的討喜。
More
雖然她的睡顏依舊是如此的討喜。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昨天看了慾蟲。 失去四肢的肉塊沒有想像中的不舒服。但是看到軍神久藏的屈辱就有點想關掉電視了。 就算這個人在戰場上強暴異國女人、沒事愛揍太太,但我還是沒辦法止住憐憫同情。 像我在新聞看到賓拉登看電視的背影竟然會有點鼻酸。這算賤嗎?
More
昨天看了慾蟲。
失去四肢的肉塊沒有想像中的不舒服。但是看到軍神久藏的屈辱就有點想關掉電視了。
就算這個人在戰場上強暴異國女人、沒事愛揍太太,但我還是沒辦法止住憐憫同情。
像我在新聞看到賓拉登看電視的背影竟然會有點鼻酸。這算賤嗎?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我想,說得誇張一點,人類除了吃飯、睡覺、喝水、呼吸、性慾處理之外, 還有一項不得不做的事就是給眼前的事物打上標籤。 不管喜歡還是不喜歡。 當一個人的伴侶是異性,他就叫異性戀。是同性就叫同性戀。如果男女通吃叫雙性戀。不分男女老少、活體死體、人或非人都一樣能讓他興奮,講籠統一點叫變態。很多人都愛聽、各大媒體播放率破表的音樂叫流行樂。讓人找到同好就像找到寶的音樂叫非主流。先外遇的那個叫惡。在家獨守空閨的叫怨。介入他人感情的叫賤,或小三。白的是美/歐洲人。黃的是亞洲 ...
More
我想,說得誇張一點,人類除了吃飯、睡覺、喝水、呼吸、性慾處理之外,
還有一項不得不做的事就是給眼前的事物打上標籤。
不管喜歡還是不喜歡。

當一個人的伴侶是異性,他就叫異性戀。是同性就叫同性戀。如果男女通吃叫雙性戀。不分男女老少、活體死體、人或非人都一樣能讓他興奮,講籠統一點叫變態。很多人都愛聽、各大媒體播放率破表的音樂叫流行樂。讓人找到同好就像找到寶的音樂叫非主流。先外遇的那個叫惡。在家獨守空閨的叫怨。介入他人感情的叫賤,或小三。白的是美/歐洲人。黃的是亞洲人。黑的是非洲人。外太空來的叫外星人。肉眼看不見的不能算是人。空心菜25塊,西莎兩盒特價66塊。老板想跳樓時什麼都標上99塊。長得美就要叫小徐若萱,歌唱得好叫小宇多田。Sigur Ros很後搖(好討厭這種自以為是的形容詞)。不管哪裡賣的擔仔麵都叫台南擔仔麵。初次見面對你笑的人很親切,無表情的人他臭跩個屁。之類的。

有很多標籤是為了方便,為了滿足虛榮,
也有很多是為了消瀰我們因未知而產生的不安。
好像如果不把發生在自已周圍的大小事打標籤就會連自已在這世上的定位都搞不清楚。
當人類好像真的很累呢,沒自信又渺小,腦子裝不了多少東西卻又要每天轉啊轉個不停。


還有,我們最愛引用/quote了。不過這又是別件事,以後再來碎碎唸。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前天把FFT玩完了。 嗯…系統本身是很好玩哦。真的。 但是故事就....嗯…。 仔細想一想,FF的制作團隊好像本來就很愛那種意義深重又複雜到不真實的故事情節。 正好現在又有一種可以貼切解釋這種情況的形容詞,所以我玩到後期對這遊戲的感想就只有-中二。 光是人物的名字我就連記都不想記了,又背叛來背叛去的。 除了主角四人的劇情以外我都直接瞳孔散焦。 不過我過一陣子應該會再玩第二輪,因為我想把喜歡的職業練到破表。 龍騎士好帥好帥!而且每次跳下來發現撲空的時候一定有偷偷在臉紅。 我 ...
More
前天把FFT玩完了。
嗯…系統本身是很好玩哦。真的。
但是故事就....嗯…。

仔細想一想,FF的制作團隊好像本來就很愛那種意義深重又複雜到不真實的故事情節。
正好現在又有一種可以貼切解釋這種情況的形容詞,所以我玩到後期對這遊戲的感想就只有-中二。
光是人物的名字我就連記都不想記了,又背叛來背叛去的。
除了主角四人的劇情以外我都直接瞳孔散焦。

不過我過一陣子應該會再玩第二輪,因為我想把喜歡的職業練到破表。
龍騎士好帥好帥!而且每次跳下來發現撲空的時候一定有偷偷在臉紅。
我每個遊戲在玩第一輪的時候不太會去找攻略,
所以雖然遇到了賣花女,卻沒有成功遇到クラウド。バルフレア也是。
啊,但令我驚訝的是,就算移植到了PSP上面好像還是不能繼承記錄。我只好從零再開始。
沒關係,只要能再看一次擄走公主的ディリータ和一直說自已不好吃的的可愛ルッソ我怎麼樣都好。

http://www.square-enix.co.jp/fft/

---
剛才看到了FF零式的試玩。
嗯…對於這種中二的命名我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感。
因為FF系列本來就是這種走向,悪い意味じゃなくで。
戰鬥系統雖然很不FF,但我不是守舊派所以也會想玩看看。
(嫌新系統不好的話其實只要回去玩初期的幾代就滿足了。)
可是目前的人物設定讓我很頭痛啊…
我想我開始對FF系列的帥臉模組感到麻痺了,是胃口養壞了嗎?怎麼他們看起來都很像。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主角卻看起來都是惡人臉。
而且怎麼會有主角拿著兩根巨大的螺絲釘當武器!那不是五金用具嗎!?
還有那件要長不長,要短不短的哈利斗篷…
啊…
目前會吸引我的就是モグちゃん的那聲クポ了。

http://www.square-enix.co.jp/fabula/0/

---
PSP Remaster
這個企劃看起來很蠢但是我有點心動了。
簡單地來說,就是把PSP的作品移植到PS3上,
因為是要強調HD所以目前似乎只有把畫質加強。

這種企劃不用在大作上一定是多此一舉加賠錢,
果然,第一個移植的就是MHP3。
我乍看新聞時還大叫了一聲,因為我以為是3G要出在PS3上。後來就冷靜下來了。

至於我為什麼會對這種企劃有興趣,自已也說不上來。
我家的電視依然是傳統箱型,所以就算打上HD的名號對我來說也沒差。
其實遊戲畫質只要不是差到像幫嫌疑犯打上馬賽克我都可以接受。
原本的PSP上的MHP3我就覺得畫質很夠了。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光想到可以用PS3的搖桿去打ナルガ就忍不住興奮和手癢。

啊啊…如果可以同時發售3G就好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昨天在看威尼斯之死的時候,一邊把感想隨手寫在床邊的筆記本裡: -天啊!好久沒有吃一頓需要用到刀叉的正餐了。 -好想要可以直接架在鼻梁上的眼鏡。 -好想和Tadzio在沙灘追逐。 -好想要一個16歲的美少年。 -打破自身所有對於性別(男/女)關念的枷鎖後才能真正展現出美。 因為一眼望去全部都是屁話,只好在最後硬加了一段比較像有在看電影的感想。 人真的是會變的,就像大家都愛說(我也愛說):以前我不知道他在講什麼,但我現在知道了。 以前曾被我嫌惡太過於真實的Tadzio竟然變得如此夢幻。 ...
More
昨天在看威尼斯之死的時候,一邊把感想隨手寫在床邊的筆記本裡:
-天啊!好久沒有吃一頓需要用到刀叉的正餐了。
-好想要可以直接架在鼻梁上的眼鏡。
-好想和Tadzio在沙灘追逐。
-好想要一個16歲的美少年。
-打破自身所有對於性別(男/女)關念的枷鎖後才能真正展現出美。

因為一眼望去全部都是屁話,只好在最後硬加了一段比較像有在看電影的感想。
人真的是會變的,就像大家都愛說(我也愛說):以前我不知道他在講什麼,但我現在知道了。
以前曾被我嫌惡太過於真實的Tadzio竟然變得如此夢幻。
而且螢幕裡的男孩也遠比多年前我腦中的影像還要來得更加另人遙不可及。
至死之前都只能在想像中觸摸他金黃色的捲髮。

---
看影片的過程中我的腦子裡一直不斷跳出許多的碎碎念。有點燥鬱。
像是看電影這件事。

我很不喜歡去電影院,這也是我總是無法和人聊上最近新電影話題的原因。
看電影對我來說是很私密的事。因為不管片的品質好壞我都很容易把自已投射進去。
我不喜歡別人在我不想笑的時候突然大笑,
或是當我被角色逗得正要發笑的時候有人早我一步哈哈哈哈。
或是在我看得鼻酸時旁人用自以為無聲的氣音聊著手上乾巴巴的爆米花。
所有的外在非我因素都會讓我失去繼續觀看的意願,他們都太過於真實。

---
有一種女生,她們好厲害。因為她們的一舉一動都很女生。
而我差不多要把西蒙波娃的第二性供為聖典。
Tadzio在我眼中也是一個無性的存在。

也許把性別分成男和女這件事情是足以毀滅某些事情的。
而我們卻如此乖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某期Numéro裡藏的Chanel No5快把我的書櫃毀了, 但是因為封面上一串串我敬愛的大師之名,所以我必需捏著鼻子把這期給留住。 --- 關於笑子和她媽和學長和桃紅色高跟鞋的故事我怎麼也無法動筆將它寫完。 卻也每天不斷重覆想像著她媽乾巴巴的嘴唇和學長色色的表情。 我的故事裡總是沒有爸爸,媽媽過著比誰都還辛苦日子,小孩子獨自吞下孤獨。 連我自已都不想深入去分析原因。 --- 今天去租片發現一件有趣的事。 我愛去的租片店有一系列原子映象的片,這是我愛它的原因。 ...
More
某期Numéro裡藏的Chanel No5快把我的書櫃毀了,
但是因為封面上一串串我敬愛的大師之名,所以我必需捏著鼻子把這期給留住。

---
關於笑子和她媽和學長和桃紅色高跟鞋的故事我怎麼也無法動筆將它寫完。
卻也每天不斷重覆想像著她媽乾巴巴的嘴唇和學長色色的表情。
我的故事裡總是沒有爸爸,媽媽過著比誰都還辛苦日子,小孩子獨自吞下孤獨。
連我自已都不想深入去分析原因。

---
今天去租片發現一件有趣的事。

我愛去的租片店有一系列原子映象的片,這是我愛它的原因。
缺點是意外地缺少某些大導演的經典片子,就算有也只剩VCD。
我的電腦好像看不太起VCD,它會像床上的鮪魚一樣假裝發出在讀取的聲音但其實...你知道。
但是我今天不管怎麼樣都很想看Vertigo,所以還是硬著頭皮先租再說。
後來我想到PS2可以看VCD,耶呼。

哦,好笑的事,

VCD封面在希區考克這四字大名的上面用不同的字型寫著另外四個字:緊張大師。
乍聽之下好像也沒什麼不對,但深入去思考的話會忍不住想笑一下。
如果我沒看過希區考克,我一定會覺得這個人很不可靠,又會容易慌張的感覺。
像高飛狗一樣。

緊張大師。
如果他寫的是緊張大王我一定死都不想相信這個人是大導演。
不過會抱著看熱鬧的心情租一下就是了。

---
我真的快被Wild Beasts迷到瘋掉了。
哪一天來為他們寫一篇專屬日誌。

---
我喜歡在生活中找自已的盲點,然後對自已評論一番。這讓我有一種成長的錯覺。
我今天找到的盲點就是,我對太多東西都太容接受。
這將導致我這個人趨於無趣,並且無明確主見。
我老是在看了一部片後覺得它有自已的魅力,就算大家都說它爛。
讀了一本莫名奇妙的書卻覺得作者的留白非常地高招。
就算真的遇到了不喜歡的作品也無法明確說出它為什麼讓我作噁。
這雖然不致命但卻讓我體會對對自我的不信任。

結束。
今天又成長了,耶呼。

---
我的胸部絕對不算大,但我非常認真地在思考要讓她們縮小一個或兩個罩杯。

---

我正在要看書還是看片之中猶豫。
書是今天二手買到的第二姓。片是Death in Venice。
我想在走向對於身為女性的自我探索之前我應該還是會忍不住先繞路看看美少年。

記得我以前看完原作的時候就像中邪一樣,非馬上找到電影來看不可。
結果因為Thomas Mann的文字加上我貪婪的想像力,生出了一個現實世界所不存在的男孩。
被大眾喻為最美麗的少年Björn Andrésen就無辜中彈,被我這死少女嫌了一番。
但是現在我長大了,懂得這個世界的無情。
加上看到光碟上Tadzio,突然被他青春的妖氣打到,
所以決定再成為下流的成人之後再來看一次。

耶呼。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昨天帶著身體軟綿綿的阿姆哥到木子和gibo聊了狗和照片的事情。 好想摸看看胖丁的濃眉毛,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會得到幸運的感覺。 不過我不想嚇壞他。 突如其來的日本朋友,弘美/ひろみ。 就這麼帶著一本滿是插畫的旅遊書來到了台南。 很巧合地,原本一群不認識的人就約好了來一趟夜市遊。 可惜的是中途因雨決定臨時取消了。 今天出發往台北的ひろみ不知道是否對第一次的台南之旅留下了好印象? 希望我們友善的熱情能夠帶給國外的朋友一點點的溫暖和安慰。
More
昨天帶著身體軟綿綿的阿姆哥到木子和gibo聊了狗和照片的事情。
好想摸看看胖丁的濃眉毛,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會得到幸運的感覺。
不過我不想嚇壞他。

突如其來的日本朋友,弘美/ひろみ。
就這麼帶著一本滿是插畫的旅遊書來到了台南。
很巧合地,原本一群不認識的人就約好了來一趟夜市遊。
可惜的是中途因雨決定臨時取消了。

今天出發往台北的ひろみ不知道是否對第一次的台南之旅留下了好印象?
希望我們友善的熱情能夠帶給國外的朋友一點點的溫暖和安慰。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因為db是自已打爽的, 就忍不住連打了好多篇。 --- 看我的db裸男跳著Young Bride突然很想飛踢他黑媽媽的要害。 --- 如果每個走在街上和我擦肩而過的人都像他一樣賞心悅目那有多好。 不過這麼一來所有男人都會是gay了。 --- 為什麼方大同那麼有才華?什麼都抓得剛剛好。 一樣的方式我唱起來就很賊的樣子。 啊,對吼,因為他是方大同我不是啊。 --- 要怎麼解釋: 我無職/沒有特別想在一個體制中爬到頂點/翻完104的結論 ...
More
因為db是自已打爽的, 就忍不住連打了好多篇。 --- 看我的db裸男跳著Young Bride突然很想飛踢他黑媽媽的要害。 --- 如果每個走在街上和我擦肩而過的人都像他一樣賞心悅目那有多好。 不過這麼一來所有男人都會是gay了。 --- 為什麼方大同那麼有才華?什麼都抓得剛剛好。 一樣的方式我唱起來就很賊的樣子。 啊,對吼,因為他是方大同我不是啊。 --- 要怎麼解釋: 我無職/沒有特別想在一個體制中爬到頂點/翻完104的結論都是沒有我想做的工作/只想找一份有樂趣又有小錢的事來做/有破錶的滿腔熱血想做一些也許並不是很容易懂也不是很容易被接受也不會讓我生活太好過的事/有時在家閉關有時出去閒晃並不是因我無所事事/對我現在就是過得很爽/對這全部都只是我的任性/之類的。 其實好像也沒有必要一一向人報告吼。 總之我想做的一切都是因為我愛死台南了。 --- 他們用著藝術家的姿態做著並不藝術家的事。 這句話要好好刻在心上。 雖然我並不打算當個藝術家。 --- 我覺得 爽 這個字裡下流得比剛剛好還再低級一點點的味道讓我好愛不釋口。 和我這個人的程度也好合。 一個字就可以說出整個情緒,爽你好厲害。 --- 睡前來看個片好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請想像兩種圖片: 人潮密集的廟會 廟會散後所剩下的供豬群 哪一張感覺比較喧囂? 我一直忍不住想到Mrs. Dalloway的party 和那些我們肉眼所看不到也感受不到的孤寂 再看看牆上的那些照片 突然覺得我所處的世界也開始灰灰朦朦的 還有一句話我覺得好好聽 除非你去過那片土地,否則你現在看到的風景,它可以是任何一個地方。 --- 李旭彬老師在海馬迴的開幕對談讓我得到了很多。和他聊攝影其實更像是在找尋某種面對人生的姿態。也許他是自已口中的社會運動的一份子。初次見會,我並不是很了解他所從事的一切。但是那種無聲的 ...
More
請想像兩種圖片: 人潮密集的廟會 廟會散後所剩下的供豬群 哪一張感覺比較喧囂? 我一直忍不住想到Mrs. Dalloway的party 和那些我們肉眼所看不到也感受不到的孤寂 再看看牆上的那些照片 突然覺得我所處的世界也開始灰灰朦朦的 還有一句話我覺得好好聽 除非你去過那片土地,否則你現在看到的風景,它可以是任何一個地方。 --- 李旭彬老師在海馬迴的開幕對談讓我得到了很多。和他聊攝影其實更像是在找尋某種面對人生的姿態。也許他是自已口中的社會運動的一份子。初次見會,我並不是很了解他所從事的一切。但是那種無聲的積極讓我好感動。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當我腦中有一堆事的時候就會因為太興奮而睡不著---2145年的歌詞有點中二PV拍得很倒彈但我還是聽得想掉淚哦! ノブオ邊彈邊唱邊踮腳尖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剛躺在床上試著要入睡看著身旁睡呼呼的小朋友突然有好多話想對她說但她全然不知,只把小屁股對著我望著那兩球瘦肉,我也什麼情趣都沒了睡得這麼沈,不曉得有沒有夢到小肉排晚安/早安小朋友---在床上閱讀了一陣子為了讓自已思緒穩定我決定來從事一下機械性的活動 1互相幫助的人們你們強大的力量和可靠的身影帶給我們勇氣讓我們可以健 ...
More
當我腦中有一堆事的時候就會因為太興奮而睡不著---2145年的歌詞有點中二PV拍得很倒彈但我還是聽得想掉淚哦! ノブオ邊彈邊唱邊踮腳尖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剛躺在床上試著要入睡看著身旁睡呼呼的小朋友突然有好多話想對她說但她全然不知,只把小屁股對著我望著那兩球瘦肉,我也什麼情趣都沒了睡得這麼沈,不曉得有沒有夢到小肉排晚安/早安小朋友---在床上閱讀了一陣子為了讓自已思緒穩定我決定來從事一下機械性的活動 1互相幫助的人們你們強大的力量和可靠的身影帶給我們勇氣讓我們可以健康的長大 獻給所有正在努力的人們 謝謝你們 雖然經歷了很多很多 希望以後什麼事 都能全力以赴 / 日本.石卷小學 畢業生 2 抬起頭看看天空,星星的數目比剛才多得多了。月亮已經移動了相當長的距離。三宅先生把手上拿著的長樹枝最後也丢進火中。順子輕輕往他的肩膀靠過去。三宅先生衣服上沾染著燒柴火幾百次的幽幽暗香。她深深吸進那氣味。 「嘿,三宅先生。」「什麼事?」 「我覺得自已空空的。」「是嗎?」 「恩。」 3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小宅院裡(烏雲密佈的月光是畫在背景上的),那含淚的ㄚ鬟用銳利的眼神回眸看了俠客一眼,「嗤喫喀珂...」(德語嘛!聽起來都醬)講了一些話,俠客隨飛上屋簷跟壞人撂了幾句「嗤喫喀珂」之類的狠話,壞人「嗤搭漆」一聲,隨既展開一場刀光劍影的決鬥。 --- 眼睛酸了 而且我以為是鼻子過敏結果好像是快感冒了 請問大腦哥什麼時候可以歇歇腦讓身體跟上您的腳步?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我的10元鼠尾草的生命好像差不多到了一個階段了 每一支都垂頭喪氣的 從驚嘆號變成了問號 很像大理花又不是大理花的不知名花看起來也都乾乾的 快一個月壽命好像也差不多了 只有可愛的小桃雞冠花還和當初來我家那天一樣 上次去花市看到一種好像叫什麼櫻桃的植物 好像白色縮小版的まっくろくろすけ, 好可愛 不知道我這房間種不種得起來呢... 聽老闆說她真的會結果果! 毛氈草和小蕨葉是我的最愛, 而且都好健康 尤其是毛氈草, 才被我帶回來兩天就長好高! 好開心! 壞消息是 我的孔雀魚, 三隻, 接二連三地死掉了... 他們三個真的很美 ...
More
我的10元鼠尾草的生命好像差不多到了一個階段了 每一支都垂頭喪氣的 從驚嘆號變成了問號 很像大理花又不是大理花的不知名花看起來也都乾乾的 快一個月壽命好像也差不多了 只有可愛的小桃雞冠花還和當初來我家那天一樣 上次去花市看到一種好像叫什麼櫻桃的植物 好像白色縮小版的まっくろくろすけ, 好可愛 不知道我這房間種不種得起來呢... 聽老闆說她真的會結果果! 毛氈草和小蕨葉是我的最愛, 而且都好健康 尤其是毛氈草, 才被我帶回來兩天就長好高! 好開心! 壞消息是 我的孔雀魚, 三隻, 接二連三地死掉了... 他們三個真的很美 從胸前的深鈷藍一直到尾端的黑都美得非常內斂 結果命不好被我這個不會養魚的門外漢帶了回家... 魚飼料拿去送人好了 --- 昨天特別把電視要播放Vertigo的時間記在書桌前 竟然被我這個午睡大王睡過去了! 結果那位太太到底是被附身還是精神分裂啊!? 去租來看好了 --- 好想去看川島小鳥展 可是我好窮 等有點閒錢買攝影集來過乾癮好了 呿! --- 我媽問我要不要一起看情遇巴賽隆納 雖然我很有興趣, 但是昨天才經歷了Woody的轟炸所以捥拒了 而且我一直到現在都還不太能正視Javier Bardem的臉 總覺得他隨時都有可能拿出暗藏的空氣槍把Scarlett的頭打出一個孔 明天來看個La Grande Illusion好了 --- 台南沒有人陪我喝咖啡 前陣子去了甘單 請老闆推薦 我的要求非常膚淺: 我不喜歡太酸的... 結果他拿出了一罐咖啡豆, 上面好像貼著有點類似巴戈叔叔的名字 問我: 像蘋果一樣酸可以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喜歡這個問法, 好可愛, 所以很開心地點了點頭 如果是像醋桶一樣酸, 或是像汗味一樣酸我一定會很為難 (啊, 像初戀一樣酸可以嗎? 在沖泡的時候加了兩滴從左眼滑下臉頰的淚哦) 結果喝到第一口巴戈叔叔的時候我都嚇傻了 坐在對面的友人看到我的臉也嚇傻了 (哦, 我的友人對老闆提出的要求是: 有沒有不是咖啡的?) 然後我就忍不住對從我後方流過的老闆感謝了一番 雖然不是初戀的滋味 但是巴戈叔叔在沈穩的外表下隱藏著的少年讓人好迷戀 他只有在沒人的玩具櫥窗前才會露出兩顆稚氣的小虎牙 發現自已不小心和玻璃後的頭家娘對看後 就會馬上乾咳一聲, 拉拉領口, 收起上唇, 淡淡地對頭家娘點點頭後離開 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但是坐在櫃檯後目賭一切的頭家娘早就心跳一百 每天勤於顧店就是為了等待上下班的巴戈叔叔 窗前的玩具不換不行了 哦, 重點就是我的台南友人不喝咖啡, 我媽中午過後喝咖啡會睡不著 咩咩小朋友嫌咖啡又苦又濃 好想去甘單找巴戈叔叔 --- 想買十方一念 也想幫我們家小朋友寫詩 不過我寫出來的就會是小朋友的詩 我再也不文學了 耶, 不好意思, 我有文學過嗎? --- 眼高手低是我的專長之一 我幫我家小朋友構出了一大堆漂亮的畫 但是我卻連顏色都上不好 --- 看吧 我又無趣又碎嘴 但是自已念得很爽就是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又做案子做到把身體弄壞了, 我的精神是鐵打的但身體是紙糊的. 救星一口氣寄了17張面膜來, 把紙袋打開來倒出的瞬間我覺得它們全都在閃閃發光! 等臉上疱疹的傷口癒合後我就要開始狂敷!
More
又做案子做到把身體弄壞了, 我的精神是鐵打的但身體是紙糊的.

救星一口氣寄了17張面膜來, 把紙袋打開來倒出的瞬間我覺得它們全都在閃閃發光! 等臉上疱疹的傷口癒合後我就要開始狂敷!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結果好像突然間什麼都結束了
More
結果好像突然間什麼都結束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自已煮的清淡料理 -小白陶杯和熱茶 -爽健美茶 -宮崎駿動畫的OST -一直叫"阿公"的小孫女 -葡萄牙隊踢球的樣子 -Madonna的Human Nature的MV
More
-自已煮的清淡料理 -小白陶杯和熱茶 -爽健美茶 -宮崎駿動畫的OST -一直叫"阿公"的小孫女 -葡萄牙隊踢球的樣子 -Madonna的Human Nature的MV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捷運上面過濃的香水味 -捷運上面咆哮的人 -沒有手把的水壼 -鼻子過敏 -不乾淨的球賽 -麻煩事
More
-捷運上面過濃的香水味 -捷運上面咆哮的人 -沒有手把的水壼 -鼻子過敏 -不乾淨的球賽 -麻煩事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以為自已可以閒下來的時候又突然忙錄了起來.      1Q84 BOOK 3看完了.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不該看的感覺.雖然解了我心頭的一個糾結,但是總比不上站在高速道路上,把槍放進自已嘴裡的青豆小姐一樣動人.   好久沒有自已的料理時間了.把南瓜和秀珍菇加在一起燉一燉就可以很好吃.對肉的需求變低是老化的徵兆之一嗎?為了養身體我想好好地,確實地吃有營養的食物.不過睡眠時間真的很難調整啊.   最近太少用英文了,不行,要忘光了.在日文模式的時候英文就會變差,在英 ...
More
  以為自已可以閒下來的時候又突然忙錄了起來.      1Q84 BOOK 3看完了.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不該看的感覺.雖然解了我心頭的一個糾結,但是總比不上站在高速道路上,把槍放進自已嘴裡的青豆小姐一樣動人.   好久沒有自已的料理時間了.把南瓜和秀珍菇加在一起燉一燉就可以很好吃.對肉的需求變低是老化的徵兆之一嗎?為了養身體我想好好地,確實地吃有營養的食物.不過睡眠時間真的很難調整啊.   最近太少用英文了,不行,要忘光了.在日文模式的時候英文就會變差,在英文模式的時候日文就會變差,中文一直都很差.果然沒有完美這種事.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When I paint and construct I try to develop visual articulation I do not think then - about abstraction and just as little - about expression I do not look for isms and not a momentary fashion I see that art essentially is purpose and seeing (schauen) that form demands mult ...
More
When I paint and construct I try to develop visual articulation I do not think then - about abstraction and just as little - about expression I do not look for isms and not a momentary fashion I see that art essentially is purpose and seeing (schauen) that form demands multiple presentation manifold performance I do not see that forced individualism of forced exaltation are the source of convincing formulation of lasting meaning in my work I'm content to complete with myself and to search with simple palette and single color for manifold instrumentation so I dare further variants Josef Albers, 1971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我好醜陋,好難看. How did it come to this? For one second I was still me, but the next I became the one who I never expect myself to be. 我買了新衣服,錯認穿上它就可以把自已變成一個全然不同的人.但我的嘴角,我的睫毛,我的中分,我的指間,我的呼吸,映在玻璃窗上的所有,依然是難看到令人同情.我怎麼都認不出自已了? 一個連和自已獨處都不能夠感到 ...
More
我好醜陋,好難看. How did it come to this? For one second I was still me, but the next I became the one who I never expect myself to be. 我買了新衣服,錯認穿上它就可以把自已變成一個全然不同的人.但我的嘴角,我的睫毛,我的中分,我的指間,我的呼吸,映在玻璃窗上的所有,依然是難看到令人同情.我怎麼都認不出自已了? 一個連和自已獨處都不能夠感到開心的人要如何期待別人和自已在一起時能夠開懷大笑.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在我玩的小人遊戲裡,感冒只要吃一包大約只有三顆藥丸的處方就可以完全治好.我也想要那包仙丹.以前平圴一年頂多才一次感冒的我竟然在今年的四分之一內就得了兩次,我想我壞事真的做太多了.現在我只想把我的氣管拔掉,喉嚨刮掉,口水吐掉.吞口水都會痛到嚇一跳,一點都不好玩.買了新相機電池卻要先充滿八小時才可以用,一點都不好玩.上廁所上不停,一點都不好玩.苦哈哈的一點都不好玩.所以我決定去吃止痛藥了.
More
  在我玩的小人遊戲裡,感冒只要吃一包大約只有三顆藥丸的處方就可以完全治好.我也想要那包仙丹.以前平圴一年頂多才一次感冒的我竟然在今年的四分之一內就得了兩次,我想我壞事真的做太多了.現在我只想把我的氣管拔掉,喉嚨刮掉,口水吐掉.吞口水都會痛到嚇一跳,一點都不好玩.買了新相機電池卻要先充滿八小時才可以用,一點都不好玩.上廁所上不停,一點都不好玩.苦哈哈的一點都不好玩.所以我決定去吃止痛藥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在過了兩年半後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唯一一個還走不出死亡的人.我依然常常夢到你,在死了那麼多次後又不斷復活.有時候我會帶著滿臉淚水醒來,有時笑著,有時就只是倏地睜開了眼睛,然後連再見都來不及說你就又離開了,從不告訴我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   昨夜的你似乎快忘了我是誰,而我只顧忙著幫你張羅中餐,才知道你已經病到什麼都嚥不下去了.我看著你穿著合身的西裝,頭髮抺油閃著美麗的銀白色.夢裡的我從來沒想過向來挺拔的你有一天會枯萎消失.   在我還來不及難過的時候意識把我拉回了實現.我 ...
More
  在過了兩年半後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唯一一個還走不出死亡的人.我依然常常夢到你,在死了那麼多次後又不斷復活.有時候我會帶著滿臉淚水醒來,有時笑著,有時就只是倏地睜開了眼睛,然後連再見都來不及說你就又離開了,從不告訴我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   昨夜的你似乎快忘了我是誰,而我只顧忙著幫你張羅中餐,才知道你已經病到什麼都嚥不下去了.我看著你穿著合身的西裝,頭髮抺油閃著美麗的銀白色.夢裡的我從來沒想過向來挺拔的你有一天會枯萎消失.   在我還來不及難過的時候意識把我拉回了實現.我躺在床上,開始感到一陣恐懼.因為我開始懷疑,夢裡的那位老人也許並不是你.他穿著你的西裝,頂著你的髮型,但那張臉不像你一樣有稜有角,五官不像你一樣英挺.而且他並不記得我.   我總是告訴自己要學會放手,讓你到一個更好的地方,沒有病痛,沒有煩惱.一個不會讓你不斷受苦的世界.但是我一直沒有那麼做.我還是把你強留在我如泥沼的夢裡,聽著我不停地哀悼,只因為我自私地想要重溫和你的記憶.今早醒來後,我想,這會不會是一個開端.不久後你會越發冷漠,你的體型會變換,表情會更加扭曲,一直到你變成我夢裡一個不起眼的角色.連醒來後都不值得回想的背景.一直到那個時候你才能真正地到我說的世界去.   我不會選擇.我不知道怎麼選擇.如果夢是我現在唯一能夠和你有的連繫,就算每次都要被自己的哭聲吵醒,就算要心痛上一整個禮拜,我還是不想放手.我想請你也不要讓我走.我想請你不要離開我.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I have so many notebooks, literally a lot, that I made a list of them last night. It turned out that obviously, I have this insane obsession about notebooks and stationeries. Then I found out there're more than 'some' Moleskine notebooks in the list. MOLESKINE classic red plain no ...
More
I have so many notebooks, literally a lot, that I made a list of them last night. It turned out that obviously, I have this insane obsession about notebooks and stationeries. Then I found out there're more than 'some' Moleskine notebooks in the list. MOLESKINE classic red plain notebook (pocket) MOLESKINE reporter plain notebook (pocket) MOLESKINE sketchebook (pocket) MOLESKINE ruled notebook (pocket) MOLESKINE project planner MOLESKINE Passions Book/Books MOLESKINE Passions Book/Music I'm not sure if it's crazy to have so many Moleskine, but I just love them; especially the pocket size. They're easy to carry, I can basically just draw/write down anything that pops out in my mind no matter where I am. Sometimes going out without any notebook makes me feel insecure. Classic red plain notebook, reporter plain notebook and sketchebook are for free hand drawing and sketching. Project planner helps me organize my school project. What needs to be mentioned about is I bought it not very long ago, maybe a week ago, with 70% off, like NT$100 something! Finally, the Passions series. I have to admit that I bought them under impulsion cuz they're really expensive. I even felt a little bit regetful when I was stading in front of the cashier. But things changed at once since I open them and started writing down something. I'm totally contented and satisfied by making notes of all the books and music I love.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So, I'm seriously considering giving birth to a new name that I can surf on the internet without being recognized and being mocked by it. The truth is, I don't even remember how I came out signing myself as HONEYBEE; I was still in positively kinda-cute phase, I guess. But now, look ...
More
So, I'm seriously considering giving birth to a new name that I can surf on the internet without being recognized and being mocked by it. The truth is, I don't even remember how I came out signing myself as HONEYBEE; I was still in positively kinda-cute phase, I guess. But now, look at me, I'm too dark and twisted to pocess this sweet image. Sadly, I still couldn't think of any name except the one I have for years in my real life; lack of imagination. Well, we'll see. Oh! And here! This is the most dangerous album through 2009: HOSPICE by The Antlers. It's not the kind of album that you can just carry it all the way, especially when you happened to have a family member or friend or lover killed by cancer, bone cancer actually. And I did. So, I need to prepare myself well before listening. It's kinda like you're alone in a hopital, lying in a hospital bed. You can almost smell the bleach. Suddenly you are cut open from your chest to your belly; no blood sprinkling. And then you can see your own heart beating, strongly. You know that you're alive. But how can you be so alone and alive? Then your wound sewed. You can still see the stitches and feel that pain in your heart. You're tired of being alone in pain, but the heart beats so loud that it enables you to think of anything else. You close your eyes, sink yourself in the darkness. The one you love left, the smell of bleach left, the sound left, the world left. You have aN aching heart beating. As I said, it's a dangerous album.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往落地窗外一看,我只記得我說了 我阿公來接我了。但是他其實早就不在了哦。 奔出大門,我朝著你大喊,像個黏人的孩子張開雙臂向你要了一個大大的擁抱。同時也給了你一個大大的擁抱。我知道你已經不在了哦。只是有沒有那種可能,我在心中告訴自己。有沒有可能在我深深把頭埋進你肩頭,雙手緊緊圈住你的時候,可以聞到一點點熟悉的味道,可以感受到一點點回憶中的溫度。想著想著,我就似乎有種錯覺,你的身體好像漸漸有了體溫。我想相信那不是從我身上感染過去的。 眼睛睜開時我的意識還沒離 ...
More
往落地窗外一看,我只記得我說了 我阿公來接我了。但是他其實早就不在了哦。 奔出大門,我朝著你大喊,像個黏人的孩子張開雙臂向你要了一個大大的擁抱。同時也給了你一個大大的擁抱。我知道你已經不在了哦。只是有沒有那種可能,我在心中告訴自己。有沒有可能在我深深把頭埋進你肩頭,雙手緊緊圈住你的時候,可以聞到一點點熟悉的味道,可以感受到一點點回憶中的溫度。想著想著,我就似乎有種錯覺,你的身體好像漸漸有了體溫。我想相信那不是從我身上感染過去的。 眼睛睜開時我的意識還沒離開你,還捨不得離開你啊。好想打通電話回家問你是不是真的走了。就算少了你我的生活並沒有什麼改變,完完全全和你還在時一模一樣。好奇怪啊。但是你還是不在啊。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我不太會把夢當做現實,只要眼睛一睜開就像大嬸剁雞頭一樣,連思考的時間都不用就可以知道自己的腳是踏在現實冰冷的地板上。但是我常常把現實混為夢。並不是因為處在極為睏睠的狀態。就只是在那裡坐著,走著,仰躺著,映進眼睛裡的東西就突然沒有了邊界,像一團深淺不一的油墨一樣染開來。 有一個世界,在那裡有一對父女,他們在恆河邊嘻笑。女兒只覺得她似乎在出生前早就認識眼前這個高瘦黝黑的男人,還有他太陽穴上的一顆痣。一位老人從河上撐著船來到河邊,用再也沒有人聽得懂的古語向他們高喊了些什麼。她 ...
More
我不太會把夢當做現實,只要眼睛一睜開就像大嬸剁雞頭一樣,連思考的時間都不用就可以知道自己的腳是踏在現實冰冷的地板上。但是我常常把現實混為夢。並不是因為處在極為睏睠的狀態。就只是在那裡坐著,走著,仰躺著,映進眼睛裡的東西就突然沒有了邊界,像一團深淺不一的油墨一樣染開來。 有一個世界,在那裡有一對父女,他們在恆河邊嘻笑。女兒只覺得她似乎在出生前早就認識眼前這個高瘦黝黑的男人,還有他太陽穴上的一顆痣。一位老人從河上撐著船來到河邊,用再也沒有人聽得懂的古語向他們高喊了些什麼。她才想起原來他在好幾世前曾是她的情人。 有一隻獨角獸,牠每晚仰望著星空,想著自己曾經歸屬的那座山頭。甜美的果實,女神們圍繞在身邊舞蹈,金色捲髮的少年總愛將頭靠在自己腿上,似有若無地撥動手上的琴弦。牠微微抖動耳朵,現在似乎也能聽見那些笑聲和音樂。牠多想回去,只是有個小女孩緊緊抓著牠的翅膀,讓牠無法飛翔。直到有天夜晚,小女孩累了,入睡了。獨角獸再抖抖耳朵,仔細聽著小女孩的呼吸越來越沈,翅膀上的束縛慢慢減輕。於是牠想起山林裡的空氣,深吸了一口氣,毫不畏懼地展開了白色的翅膀。滾落地上的小女孩才發現自己的手中再也抓不住任何的東西,望著漸漸飛遠的白影大哭出聲。但獨角獸卻再也聽不到她的哭喊,因為牠耳中只聽見女神和少男的歌聲。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今天在公車上,有個女孩很珍惜似地把書本上黑密密的文字一行一行舔掉了。好像很好吃的樣子。就連沾在姆指上的油墨也不放過,細細地品味了起來。"吶,如果妳也能分我幾句話就好了。就算是標點符號我也會很感激地吞下去的。"在捷運上,有個中年上班族怕找不到路回家,於是用指尖大力地在公事包上刻畫出了回家的地圖。再三檢查後很滿意的點了點頭。這麼一來就再也不會忘記了吧。不然他總是在岔路上徘徊,直到深夜才能順利到家。發現太太小孩都睡了,只留下一張寫著孩子要繳班費的紙條和冷掉的飯菜。坐在我對面的老 ...
More
  今天在公車上,有個女孩很珍惜似地把書本上黑密密的文字一行一行舔掉了。好像很好吃的樣子。就連沾在姆指上的油墨也不放過,細細地品味了起來。"吶,如果妳也能分我幾句話就好了。就算是標點符號我也會很感激地吞下去的。"在捷運上,有個中年上班族怕找不到路回家,於是用指尖大力地在公事包上刻畫出了回家的地圖。再三檢查後很滿意的點了點頭。這麼一來就再也不會忘記了吧。不然他總是在岔路上徘徊,直到深夜才能順利到家。發現太太小孩都睡了,只留下一張寫著孩子要繳班費的紙條和冷掉的飯菜。坐在我對面的老先生,一上車就開始咳嗽。像是要把一生到目前所有吞進肚的怨言都一次逼出來的咳法。我才想上前問他需不需要幫忙,就看見從他口中跳出一顆紅通通的球,啪嗒地掉在走道中央。是一顆小小的,溫熱的心臟。還噗嗵噗嗵跳著。他驚慌地蹲了下來,把那個小小的生命跑在懷中。"乖,沒事了,沒事了,就快到了。"他說。然後我就下車了。我想只要他吐出來的不是自己的心臟應該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吧。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把1Q84看完的早上,天才剛亮沒多久,我先是黯黯地掉了幾滴眼淚,把書放回床邊終於準備要睡覺,誰知道頭才剛壓上枕頭就發現自己被困在1Q84年裡面了。然後小小崩潰了一下子。在那之後幾天我只顧著抬頭看天上有幾顆月亮,想像著高速公路旁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緊急樓梯,還有白白亮亮的蛹裡面的少女。我想我有好一陣子沒辦法再繼續看任何一部長篇故事了。  我才不管LITTLE PEOPLE最後找到誰來繼承他們的意志,小松先生消失到哪裡去,天吾的父親有沒有活下來。我只想知道青豆小姐現在怎麼了。 ...
More
 把1Q84看完的早上,天才剛亮沒多久,我先是黯黯地掉了幾滴眼淚,把書放回床邊終於準備要睡覺,誰知道頭才剛壓上枕頭就發現自己被困在1Q84年裡面了。然後小小崩潰了一下子。在那之後幾天我只顧著抬頭看天上有幾顆月亮,想像著高速公路旁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緊急樓梯,還有白白亮亮的蛹裡面的少女。我想我有好一陣子沒辦法再繼續看任何一部長篇故事了。  我才不管LITTLE PEOPLE最後找到誰來繼承他們的意志,小松先生消失到哪裡去,天吾的父親有沒有活下來。我只想知道青豆小姐現在怎麼了。 讓我覺得最不甘心的其實是我真的希望青豆小姐現在還是好好地走在高速公路的路肩,呼喚著天吾君。但是再怎麼希望,我心中的青豆小姐還是把板機扣下了,子彈穿過她的上顎直到腦。不會有任何一絲偏差的,青豆小姐是不可能會出現任何執行上的錯誤的。車內熱心的太太不知道需要多少時間才能意識到這件事情的真實性。我這幾天的痛苦就是無法說服自己青豆小姐還活在某個世界裡,不管那裡的月亮有幾個。  看完書後的第三天,我不得不把自己拉回真實的世界(其實如果可以我是不在意再待久一點,但是這次似乎影嚮到我自身以外的人了)。只有一個月亮的2009。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走出房間為即將來襲的中颱備糧。在這種時期我能想出最"現實"的行動就只有這個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我的生活中有很多足以稱得上是障礙的東西。我想那些應該只是不足以影響到我(和他人)的性命,皮毛上的障礙。身體/肢體上應該是還好,協調性什麼的都不曾有過讓我突然走上快車道被狂駛的計程車撞飛的經驗。不管病痛或是一些不良的小症狀的話,唯一讓我會在意的就是筋很硬這件事。說是障礙是有點奇怪啦,必竟這身筋骨也是我自己養成的,我也沒在努力讓她(們)軟化。但如果有醫學研究可以指出腦筋的硬度大大關係著身體筋骨的硬度的話,我想我一定可以更自然地接受這樣的自己。  我想我的認知或是記憶力上應該是 ...
More
 我的生活中有很多足以稱得上是障礙的東西。我想那些應該只是不足以影響到我(和他人)的性命,皮毛上的障礙。身體/肢體上應該是還好,協調性什麼的都不曾有過讓我突然走上快車道被狂駛的計程車撞飛的經驗。不管病痛或是一些不良的小症狀的話,唯一讓我會在意的就是筋很硬這件事。說是障礙是有點奇怪啦,必竟這身筋骨也是我自己養成的,我也沒在努力讓她(們)軟化。但如果有醫學研究可以指出腦筋的硬度大大關係著身體筋骨的硬度的話,我想我一定可以更自然地接受這樣的自己。  我想我的認知或是記憶力上應該是有一點點小問題的。最讓自己感覺到困擾的是我總是記不起結局。在意識到這點的時候我還忍不住冒了汗。書的結局,電影的結局,動畫的結局,遊戲的結局,日劇的結局。故事的結局。說”總是”是誇張了點,因為我是O型人。但是我想還是可以用上”幾乎”這種程度的說法。我常常在放空的時候回想某些故事的劇情,當然並沒有每次都閒到可以從頭到尾重演一次,但是一但腦子裡出現”疑?結果他們怎麼了?”的念頭,腦細胞們就好像也突然停止手邊所有動作,眼睛睜得老大,只能左右轉頭,用唇型心虛地不斷重覆互問”對耶,結果他們怎麼了?”誰也說不出個答案。  啊,我想我忘記的不是結局,是結果。 結果Maurice怎麼了? 啊,結果他和他的小情人最後像是住在森林裡的妖精般地在幻想中活著。  像這樣的事情都要在翻過書本最後的兩三頁才會再次想起來,然後再一次感受到結果的威力,不管好或壞,不厭其煩地重覆為早就存在在那裡的事實吃驚。  在知道自己常常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我都會特別在快讀到書的結局時提醒自己這次一定要牢牢記住這次的結果。有時候有用,但過了一陣子還是會只缺了最後那一塊。  喂喂,我已經走了不知道幾百公里的路了,天氣好的時候有小鳥蝴蝶和不知道哪裡來的小貓小狗陪我。下大雨雨滴打得我好痛,但我還是一步一步慢慢地前行著啊。目的地都已經在眼前了,這家煙囪冒出童書裡看起來好好吃的煙團,那家從窗縫裡漏出歡樂的笑聲。喂喂,走了那麼久我只想要把身上的臭味沖掉,泡個讓全身發紅的熱水澡,換套綿質的睡衣,吃頓充滿奶油香味的晚餐,然後在軟硬適中的床上大睡一覺永遠不要醒來結束這整個旅程啊。”結果”你現在才告訴我通往終點的這一小段路就像是被外星人吸走了一樣憑空消失了。原本應該在的東西無故消失了。喂喂,我現在有的只剩黑黑的指甲縫和自然成型的雷鬼頭啊。  還有一個障礙就是(和印刷/寫出來的字比起來)我(比較)不容易理解螢幕上的字。提外話,以前有人告訴過我小狗不會看平面的東西,像是電視。但是寵物當家告訴我有好多狗狗很熱衷於看電視。所以在查一些資料的時候我常常對著螢幕發呆,除非文章本身就幫我把重點放大,我就可以把心思放在那些大字上面就好。不然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READ OUT LOUD,這真的有點蠢。雖然說只要唸到自己可以聽到的聲量就夠了,但是要面對這樣的自己真的會有點害羞啊。所以在不了解我的團體中我都盡量避免擔任這種職位。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我昨天夢到我跑進了一個老人的回憶裡。 他先是拿著一本泛黃破爛的書,說裡面都是他兒時的回憶。外面很冷,所以我們(我不記得其他人是誰,總之是”我們”)都只能窩在一個荒廢的教室裡。牆面灰撲撲的,空氣也灰撲撲,我們不斷從嘴邊吐出霧氣。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從四面八方湧進溫泉水,一直到我們的腰部。為了讓自己更暖和,我們都蹲了下來,有一度我還尖叫著水溫幾乎要把我的手背燙腫了。 當老人開始述說他的回憶時,水就突然不見了。並不是退了,地板乾乾的,空氣裡也聞不到一點潮濕的味道,彷彿就像這 ...
More
我昨天夢到我跑進了一個老人的回憶裡。 他先是拿著一本泛黃破爛的書,說裡面都是他兒時的回憶。外面很冷,所以我們(我不記得其他人是誰,總之是”我們”)都只能窩在一個荒廢的教室裡。牆面灰撲撲的,空氣也灰撲撲,我們不斷從嘴邊吐出霧氣。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從四面八方湧進溫泉水,一直到我們的腰部。為了讓自己更暖和,我們都蹲了下來,有一度我還尖叫著水溫幾乎要把我的手背燙腫了。 當老人開始述說他的回憶時,水就突然不見了。並不是退了,地板乾乾的,空氣裡也聞不到一點潮濕的味道,彷彿就像這場水根本沒來過一樣。教室裡充滿著人,但我看不清他們的長相。每個人都像影子一樣,沈著肩膀,小步地滑行著,經過我的身邊。突然間我才發現我就是老人口中的角色之一。”我們的戲班子曾經是鎮上最風光的存在。”老人這麼說著。但是隨時間流過,台下不再傳來陣陣歡呼聲,也不再有人為了搶到最好的位子而大打出手。”回到你們該去的地方吧。”但是這種地方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著啊。我和影子們只好拖著不知目的為何的腳步走出了教室。 就在我步出門口時,突然之間耳邊又爆出了爆竹聲,人們大喊著胡亂的語言,敲鑼打鼓。抬頭一看就看到眼前所有的人開心地跳著唱著,繞著七彩的轎子歡欣鼓舞。一瞬間我忍不住心中的激動,還以為我們的戲又要再次上演。原來是外界的新團來到了鎮上,大家都被他們的奇裝異服迷住了,沒有人注意到腳邊灰暗的影子。我們只是過去的記憶。 我走著走著,空氣一樣地凍人,視線全部被灰色的霧氣填滿。沒有目的也沒有想法,只是一步接著一步的走。”小姐,在您通過這裡前我必需先檢查您的身份啊。”有人個陌生的聲音這麼說。怎麼樣都無所謂了,身份什麼的,在我被收留進戲班的那一天開始就被丟掉了。”能不能請你把你的手掌借給我?”我小聲地問。他雖然一臉不解卻也還是把自己的手心向我攤開。 於是我變成了一隻綠色的小蜂鳥蜷在他的手掌上睡著了。 我今天被這個夢haunted了。如果腦子裡的影像可以用某種專門的機器直接投影出來並記錄起來就好了。
Less
0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