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 Petite Créature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昨天在看威尼斯之死的時候,一邊把感想隨手寫在床邊的筆記本裡: -天啊!好久沒有吃一頓需要用到刀叉的正餐了。 -好想要可以直接架在鼻梁上的眼鏡。 -好想和Tadzio在沙灘追逐。 -好想要一個16歲的美少年。 -打破自身所有對於性別(男/女)關念的枷鎖後才能真正展現出美。 因為一眼望去全部都是屁話,只好在最後硬加了一段比較像有在看電影的感想。 人真的是會變的,就像大家都愛說(我也愛說):以前我不知道他在講什麼,但我現在知道了。 以前曾被我嫌惡太過於真實的Tadzio竟然變得如此夢幻。 ...
More
昨天在看威尼斯之死的時候,一邊把感想隨手寫在床邊的筆記本裡:
-天啊!好久沒有吃一頓需要用到刀叉的正餐了。
-好想要可以直接架在鼻梁上的眼鏡。
-好想和Tadzio在沙灘追逐。
-好想要一個16歲的美少年。
-打破自身所有對於性別(男/女)關念的枷鎖後才能真正展現出美。

因為一眼望去全部都是屁話,只好在最後硬加了一段比較像有在看電影的感想。
人真的是會變的,就像大家都愛說(我也愛說):以前我不知道他在講什麼,但我現在知道了。
以前曾被我嫌惡太過於真實的Tadzio竟然變得如此夢幻。
而且螢幕裡的男孩也遠比多年前我腦中的影像還要來得更加另人遙不可及。
至死之前都只能在想像中觸摸他金黃色的捲髮。

---
看影片的過程中我的腦子裡一直不斷跳出許多的碎碎念。有點燥鬱。
像是看電影這件事。

我很不喜歡去電影院,這也是我總是無法和人聊上最近新電影話題的原因。
看電影對我來說是很私密的事。因為不管片的品質好壞我都很容易把自已投射進去。
我不喜歡別人在我不想笑的時候突然大笑,
或是當我被角色逗得正要發笑的時候有人早我一步哈哈哈哈。
或是在我看得鼻酸時旁人用自以為無聲的氣音聊著手上乾巴巴的爆米花。
所有的外在非我因素都會讓我失去繼續觀看的意願,他們都太過於真實。

---
有一種女生,她們好厲害。因為她們的一舉一動都很女生。
而我差不多要把西蒙波娃的第二性供為聖典。
Tadzio在我眼中也是一個無性的存在。

也許把性別分成男和女這件事情是足以毀滅某些事情的。
而我們卻如此乖順。
Less
0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