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 Petite Créature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我的10元鼠尾草的生命好像差不多到了一個階段了 每一支都垂頭喪氣的 從驚嘆號變成了問號 很像大理花又不是大理花的不知名花看起來也都乾乾的 快一個月壽命好像也差不多了 只有可愛的小桃雞冠花還和當初來我家那天一樣 上次去花市看到一種好像叫什麼櫻桃的植物 好像白色縮小版的まっくろくろすけ, 好可愛 不知道我這房間種不種得起來呢... 聽老闆說她真的會結果果! 毛氈草和小蕨葉是我的最愛, 而且都好健康 尤其是毛氈草, 才被我帶回來兩天就長好高! 好開心! 壞消息是 我的孔雀魚, 三隻, 接二連三地死掉了... 他們三個真的很美 ...
More
我的10元鼠尾草的生命好像差不多到了一個階段了 每一支都垂頭喪氣的 從驚嘆號變成了問號 很像大理花又不是大理花的不知名花看起來也都乾乾的 快一個月壽命好像也差不多了 只有可愛的小桃雞冠花還和當初來我家那天一樣 上次去花市看到一種好像叫什麼櫻桃的植物 好像白色縮小版的まっくろくろすけ, 好可愛 不知道我這房間種不種得起來呢... 聽老闆說她真的會結果果! 毛氈草和小蕨葉是我的最愛, 而且都好健康 尤其是毛氈草, 才被我帶回來兩天就長好高! 好開心! 壞消息是 我的孔雀魚, 三隻, 接二連三地死掉了... 他們三個真的很美 從胸前的深鈷藍一直到尾端的黑都美得非常內斂 結果命不好被我這個不會養魚的門外漢帶了回家... 魚飼料拿去送人好了 --- 昨天特別把電視要播放Vertigo的時間記在書桌前 竟然被我這個午睡大王睡過去了! 結果那位太太到底是被附身還是精神分裂啊!? 去租來看好了 --- 好想去看川島小鳥展 可是我好窮 等有點閒錢買攝影集來過乾癮好了 呿! --- 我媽問我要不要一起看情遇巴賽隆納 雖然我很有興趣, 但是昨天才經歷了Woody的轟炸所以捥拒了 而且我一直到現在都還不太能正視Javier Bardem的臉 總覺得他隨時都有可能拿出暗藏的空氣槍把Scarlett的頭打出一個孔 明天來看個La Grande Illusion好了 --- 台南沒有人陪我喝咖啡 前陣子去了甘單 請老闆推薦 我的要求非常膚淺: 我不喜歡太酸的... 結果他拿出了一罐咖啡豆, 上面好像貼著有點類似巴戈叔叔的名字 問我: 像蘋果一樣酸可以嗎? 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喜歡這個問法, 好可愛, 所以很開心地點了點頭 如果是像醋桶一樣酸, 或是像汗味一樣酸我一定會很為難 (啊, 像初戀一樣酸可以嗎? 在沖泡的時候加了兩滴從左眼滑下臉頰的淚哦) 結果喝到第一口巴戈叔叔的時候我都嚇傻了 坐在對面的友人看到我的臉也嚇傻了 (哦, 我的友人對老闆提出的要求是: 有沒有不是咖啡的?) 然後我就忍不住對從我後方流過的老闆感謝了一番 雖然不是初戀的滋味 但是巴戈叔叔在沈穩的外表下隱藏著的少年讓人好迷戀 他只有在沒人的玩具櫥窗前才會露出兩顆稚氣的小虎牙 發現自已不小心和玻璃後的頭家娘對看後 就會馬上乾咳一聲, 拉拉領口, 收起上唇, 淡淡地對頭家娘點點頭後離開 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但是坐在櫃檯後目賭一切的頭家娘早就心跳一百 每天勤於顧店就是為了等待上下班的巴戈叔叔 窗前的玩具不換不行了 哦, 重點就是我的台南友人不喝咖啡, 我媽中午過後喝咖啡會睡不著 咩咩小朋友嫌咖啡又苦又濃 好想去甘單找巴戈叔叔 --- 想買十方一念 也想幫我們家小朋友寫詩 不過我寫出來的就會是小朋友的詩 我再也不文學了 耶, 不好意思, 我有文學過嗎? --- 眼高手低是我的專長之一 我幫我家小朋友構出了一大堆漂亮的畫 但是我卻連顏色都上不好 --- 看吧 我又無趣又碎嘴 但是自已念得很爽就是了
Less
0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