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Curious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原來現在的科技已經可以讓我們在室內造雲。荷蘭藝術家Berndnaut Smilde的攝影作品讓Magritte不再超現實。
原來現在的科技已經可以讓我們在室內造雲。荷蘭藝術家Berndnaut Smilde的攝影作品讓Magritte不再超現實。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头晕了...
头晕了...

2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Norcloset AW11-12 StyleBook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Jonathan Harris繼續用數據說故事。他去了喜馬拉雅山,在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不丹訪問了117個當地人,然後用氣球紀錄下他們的快樂事件。
Jonathan Harris繼續用數據說故事。他去了喜馬拉雅山,在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不丹訪問了117個當地人,然後用氣球紀錄下他們的快樂事件。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I just love the work of this young couple from Russia.
I just love the work of this young couple from Russia.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還記得半年前有家科技公司Lytro的一款新概念相機Light Field Camera(可以拍完之後再選焦距)嗎?他們現在可以限量預售了!想弄一台來玩玩...
還記得半年前有家科技公司Lytro的一款新概念相機Light Field Camera(可以拍完之後再選焦距)嗎?他們現在可以限量預售了!想弄一台來玩玩...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藝術攝影師蜷川實花(Ninagawa Yukio),將於7/23起假MOT/ARTS和台灣國際視覺藝術中心(TIVAC)舉辦台灣首次完整攝影個展。透過兩種空間氛圍,分別展出蜷川實花經典的花朵和金魚主題系列,以及近年突破自我的新作和電影「惡女花魁」人物劇照。
藝術攝影師蜷川實花(Ninagawa Yukio),將於7/23起假MOT/ARTS和台灣國際視覺藝術中心(TIVAC)舉辦台灣首次完整攝影個展。透過兩種空間氛圍,分別展出蜷川實花經典的花朵和金魚主題系列,以及近年突破自我的新作和電影「惡女花魁」人物劇照。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免費的 Nike Sportswear Hipstamatic pack
免費的 Nike Sportswear Hipstamatic pack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设计师JP.Brouard在他自己的博客上分享了他的家庭相册,这些既平凡又不平凡的影像,正是摄影最基本的意义的体现。“过几周就是父母的结婚纪念日了,所以我从旧铁盒里翻出了一些老照片,基本上都是两个人约会的照片。那是在1973年,五年之后我才出生。看着这些他们亲密无间的照片,感觉有 ...
设计师JP.Brouard在他自己的博客上分享了他的家庭相册,这些既平凡又不平凡的影像,正是摄影最基本的意义的体现。“过几周就是父母的结婚纪念日了,所以我从旧铁盒里翻出了一些老照片,基本上都是两个人约会的照片。那是在1973年,五年之后我才出生。看着这些他们亲密无间的照片,感觉有点怪怪的,那时候的他们没有小孩,没有房子,也没有伴随着这些东西带来的快乐和悲伤。我常常希望可以回到他们的那个年代,跟他们一起玩,无忧无虑。”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加州狂这种建筑风格是加州本性的写照——天真、直接、毫无矫饰。这些建筑是为了吸引眼球、为了让人留下印象而设计的。它们没有经过任何广告公司包装,往往是店主自己怀揣推销的急切欲望来设计,再用钢筋混凝土灌造的。”——书背面的文字。《加州狂——路边民间建筑》(California Cra ...
“加州狂这种建筑风格是加州本性的写照——天真、直接、毫无矫饰。这些建筑是为了吸引眼球、为了让人留下印象而设计的。它们没有经过任何广告公司包装,往往是店主自己怀揣推销的急切欲望来设计,再用钢筋混凝土灌造的。”——书背面的文字。《加州狂——路边民间建筑》(California Crazy: Roadside Vervancular Architecture)由Jim Heimann和Rip Georges于1980年编汇完成。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与海相伴的人们身上充满着喜悦与悲伤……我将自己沉浸在他们的世界里。” ——岩濑祯之。1904年,岩濑祯之出生于东京湾以东的千叶半岛太平洋沿岸的一个叫御宿(Onjuku)的小渔村,1924年从明治大学法学院毕业后,开始了他毕生的追求——一边经营家里的清酒酒厂,一边记录着日本海滨 ...
“与海相伴的人们身上充满着喜悦与悲伤……我将自己沉浸在他们的世界里。” ——岩濑祯之。1904年,岩濑祯之出生于东京湾以东的千叶半岛太平洋沿岸的一个叫御宿(Onjuku)的小渔村,1924年从明治大学法学院毕业后,开始了他毕生的追求——一边经营家里的清酒酒厂,一边记录着日本海滨日渐消亡的传统文化。1920年代末,年轻的岩濑祯之收到了一台早期的柯达相机。因为小镇主要的活力都来源于大海,他自然地被吸引到海边,而且很快对那些拥有“简单、几乎是原始的美感”的海女——从水底捕捞海藻、蝾螺、和鲍鱼的女人产生了强烈的喜爱。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英国摄影师Simon Weller镜头里的这些南非的乡镇发廊,已从一个单纯的理发场所变身小镇的社交中心,起到了维系社区居民情感的作用。尽管发廊简陋不堪,但从其精心设计的招牌画便可看出发廊老板的用心程度,这是一项令他们无比自豪的产业。除了影像之外,摄影师还走访了发廊老板、发廊招牌画 ...
英国摄影师Simon Weller镜头里的这些南非的乡镇发廊,已从一个单纯的理发场所变身小镇的社交中心,起到了维系社区居民情感的作用。尽管发廊简陋不堪,但从其精心设计的招牌画便可看出发廊老板的用心程度,这是一项令他们无比自豪的产业。除了影像之外,摄影师还走访了发廊老板、发廊招牌画师、顾客,试图探寻发廊背后的社会文化。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多伦多艺术家Maryanne Casasanta的作品“square of monday”,抛开惯性的思维,重新定义日常用品的固有属性,探究寻常事物和艺术之间的关系。”赋予我们身边的日常用品以它们不曾拥有的新的生命,想想它们过去的典型用途,同时将它们幻化成某些更加奇妙的东西 ...
多伦多艺术家Maryanne Casasanta的作品“square of monday”,抛开惯性的思维,重新定义日常用品的固有属性,探究寻常事物和艺术之间的关系。”赋予我们身边的日常用品以它们不曾拥有的新的生命,想想它们过去的典型用途,同时将它们幻化成某些更加奇妙的东西。我要有时会重新分类,改变它们的功能属性,试图在它们中创造一种新的联系,又或者只是简单的为它们拍一张肖像。对于以全新的方式来定义我的空间这件事情,我总是很感兴趣。有时候,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图个新鲜或是在物件之间寻找一些偶然的有趣的互动,并记录下来,继而创造一种内外空间的平衡。 “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Jamie(摄影师), 和 Kevin(网页设计/动画)共同创造了美丽而且复杂的动画图片, 他们称之为Cinemagraphs。利用旧的技术来创造新效果; 这些如此注重 “细节和美” 的图片真正令人留下印象深刻,鼓舞人心!
Jamie(摄影师), 和 Kevin(网页设计/动画)共同创造了美丽而且复杂的动画图片, 他们称之为Cinemagraphs。利用旧的技术来创造新效果; 这些如此注重 “细节和美” 的图片真正令人留下印象深刻,鼓舞人心!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由Frédéric Chaubin 攝影, 收錄了九十座前蘇聯時期建築的精彩相集
由Frédéric Chaubin 攝影, 收錄了九十座前蘇聯時期建築的精彩相集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艺术家Benoit Paillé 花了数年时间研究和拍摄 ‘彩虹聚会’ 的人们。该社区经常在户外短暂生活,过着和谐与和平的生活。
艺术家Benoit Paillé 花了数年时间研究和拍摄 ‘彩虹聚会’ 的人们。该社区经常在户外短暂生活,过着和谐与和平的生活。

1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據說他已免費幫了2000多人修復了他們的舊照片。
據說他已免費幫了2000多人修復了他們的舊照片。

2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日本地震災民用膠片機紀錄他們所看到的、經歷的。
日本地震災民用膠片機紀錄他們所看到的、經歷的。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伦敦艺术家Claire Pestaille 2000年毕业于皇家艺术学院油画专业,这组作品利用老照片做的拼贴。
伦敦艺术家Claire Pestaille 2000年毕业于皇家艺术学院油画专业,这组作品利用老照片做的拼贴。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人造和自然混为一谈,真实与虚伪的界限越发模糊,这种常态存在于街头、餐馆、商场、家中……美国摄影师Jeremiah Ariaz的“反思风景”系列,或许会让你感觉很熟悉吧!
人造和自然混为一谈,真实与虚伪的界限越发模糊,这种常态存在于街头、餐馆、商场、家中……美国摄影师Jeremiah Ariaz的“反思风景”系列,或许会让你感觉很熟悉吧!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what if you lived at IKEA? 試想想,假如住在世上最大家居超市裡面會是怎麼樣的生活呢...?
what if you lived at IKEA?

試想想,假如住在世上最大家居超市裡面會是怎麼樣的生活呢...?

1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在今天的墨西哥,Graciela Iturbide已经成为了最著名的活着的艺术摄影家之一。她的作品混合了历史、抒情和肖像绘画的风格。在她敏感但有力量的视觉下,作品唤出了墨西哥文化自然的情景,赋予现实一种梦幻般的感觉。她的作品是超现实主义的体现。在过去的35年中,她一直活跃在墨西哥 ...
在今天的墨西哥,Graciela Iturbide已经成为了最著名的活着的艺术摄影家之一。她的作品混合了历史、抒情和肖像绘画的风格。在她敏感但有力量的视觉下,作品唤出了墨西哥文化自然的情景,赋予现实一种梦幻般的感觉。她的作品是超现实主义的体现。在过去的35年中,她一直活跃在墨西哥各个不同社团并努力工作。她的最主要的工作之一就是探索墨西哥历史和现实的问题。

Graciela Iturbide1942年出生在墨西哥城,她60年代后期在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学习电影制作。在70年代初,她开始学习摄影,后到欧洲旅行,她遇到了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并深受他的影响,1978年,她成为了墨西哥摄影学会创始人,她的作品在全世界著名博物馆展出。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Norcloset 11" 春夏系列 x 攝影師 JimmyMingShum


Norcloset 11" 春夏系列 x 攝影師 JimmyMingShum

0
How Do You Feel?


Ok

Good

Sad

Angry

Fun




女人都是水造的
女人都是水造的

0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