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map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只敢說說今天和昨天發生過的事,明天的事情還是留給明天。 社會人一年,但做社會人是不分年級的,不管現在規矩的日常軌跡和中學時期重複的生活跑道有多相似。在去年來來回回的加速運動之間終於還是感覺到了一種強烈的停滯感。分不清楚到底是社運的停滯 ...
More
只敢說說今天和昨天發生過的事,明天的事情還是留給明天。 社會人一年,但做社會人是不分年級的,不管現在規矩的日常軌跡和中學時期重複的生活跑道有多相似。在去年來來回回的加速運動之間終於還是感覺到了一種強烈的停滯感。分不清楚到底是社運的停滯,個人的停滯,還是都有。一場大雨下了八個月,一些人被巨潮捲走,一些人動議,為他們建立紀念公園。那麼連名字也失去了的人呢? 連沮喪或嘆氣也開始覺得自私。讀過的不再夠用(或是忘記),疲憊、抑鬱與消耗都成為了常態。 人生的賭桌上,仍然沒有屬於自己的籌碼。 不能這樣繼續下去,來到這一刻,一切都不能這樣繼續下去。謹記葬禮上的諾言,但沒有辦法再把自己的野望擱置,就像不能習慣家中無處可放的雜物(我的物件總是無處可放)。也許不再那麼清楚自己的夢想,但不能把自己的能量耗費在不屬於自己的地方。我確實不想吃苦,我確實不想要繼續陪她「為吃苦而吃苦」,如果可以跑到更遠的地方充實自己,為什麼不先充實自己? 她像是一直被困在了自己對家庭的幻滅裡,她的世界是我無法再繼續逗留的幽域(limbo)。 耗費的同時,諾言也無法兌現。不真正離開,不真正自立,永遠只會留在原地繼續互相掏空互相嫌棄互相找不回自己的人生。如果我是Eveline,離開的時候,也許薄情,但此刻的我不會再有半分的猶豫。 社會人一年,踏進社會已經第五第六年,從離開廣州那一年開始,就一直努力一個人學懂這些規則。更多的時間還是一個人。一個人也會挑剔自己批判自己,但起碼一個人學會了面對自己的慾望,一個人的時候不需要面對她的眼光。我不是蕩婦也不是怪物。 只有一件值得每日感恩的事情,在日記的文字裡繼續感恩:愛情裡懸空已久的期待,終於還是小心翼翼地降落。向來愛才,沒有想過是一個連手機密碼都會忘記的天然呆。我終於不再需要追逐或仰望。 入睡前閉上眼睛,遠方總有一座忽明忽暗的燈塔,不知道為什麼背景裡總是伴隨著暴雨狂風。透過窗口瞥見我和他的側影,像是我沒有讀過的二流小說裡的人物。而世界不再需要記得我們。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我至今還沒有時間和空間寫過一篇和你有關的日記。分手之後我好像寫了好多,反思了好多,卻又好像什麼都沒寫過。我生命中沒有哪個男孩子像你這樣,dumb dumb。你那天說我是你三觀之外的例外,罷了又說「我只是亂說的」,不知道你的棉花糖腦袋又在想什 ...
More
我至今還沒有時間和空間寫過一篇和你有關的日記。分手之後我好像寫了好多,反思了好多,卻又好像什麼都沒寫過。我生命中沒有哪個男孩子像你這樣,dumb dumb。你那天說我是你三觀之外的例外,罷了又說「我只是亂說的」,不知道你的棉花糖腦袋又在想什麼。 你對我而言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我今天仍然在想,為什麼我這麼喜歡你呢? 快樂聽起來是一個太單純的理由,單純到彷彿不可能存在在這樣一個複雜的世界上。但單純的快樂卻真實地存在於那些和你在一起的瞬間,也只有我們兩個人一起才可以創造快樂。和你的那些瞬間太過溫暖,以至於後來的孤獨和冷清都凍入骨髓。 巨蟹座滿月的那一天,當你走進酒吧的時候,我聽著Beth她們有一句沒一句的寫著haiku,慌得差點成了逃兵。還好我沒有,還好我最終還是選擇了坦誠。寫下的那些杯墊,最初只是於心不忍,我是如此珍視我們之間有過的一切,dumb dumb,我幻想過你終於發現我心意時的場景,卻從沒貪心地想過它們會把你帶回來。 我曾經如此不相信愛,我帶著這麼多的傷痕走進這一段關係,我差點以為你和他們一樣。 所以當你眼眶紅紅地把我擁入懷裡的時候,我知道我們深愛著彼此。 謝謝你讓我發現愛。 我愛你,你是我的奇蹟。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For years I learned to be a good daughter, a good student. I learned my obligations, responsibilities, attachment, I lea ...
More
For years I learned to be a good daughter, a good student. I learned my obligations, responsibilities, attachment, I learned to behave, to obey, to suppress, to control, to recite Chinese classics, to perform Shakespeare on stage, to practise the fucking Mariage D'amour. For years, trying to be a loyal friend, do good to others, to be considerate and caring, as what an Asian woman is expected to become, placing others' needs always above mine, then you showed up, out of nowhere in this dirty crowded city with a population of 7.4 million, – a sparkle, a flame, then fucking fireworks blooming in the sky that exposes cruelly the darkest currents in my world, every touch, rummaging through my desire to activate earthquakes on my skin. Gone now. Gone again. Worse than a whisper into the wind. You know what? Fuck all that shit. You or not, I've decided to be selfish this time. I ain't gonna be tamed under those claws.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區號852的第五年。 在別的地方生活的時候,我的夢想/目標都是: 我要繼續寫作、找尋自我; 我要和朋友進行真正意義上的交流所以我必須學會另一門語言; 我要在這裡退休養老(?); 我要健身; 我要談戀愛! 我要把世上的渣男 ...
More
區號852的第五年。 在別的地方生活的時候,我的夢想/目標都是: 我要繼續寫作、找尋自我; 我要和朋友進行真正意義上的交流所以我必須學會另一門語言; 我要在這裡退休養老(?); 我要健身; 我要談戀愛! 我要把世上的渣男都踩在腳底下(劃掉) 但不管我在哪一個城市,只要我回到香港,我的夢想都會被打回原形:我要住更好的房子,我要帶給家裡人幸福,我要努力,所以家裡可以換一張像樣的餐桌,給他搞個像樣的牌位。連住了十幾年的舊家,也慢慢從「成長的博物館」變成了「能夠成為潛在收入來源的物業」。那裡不再有我的影子,不再有溫暖的舊時光,不再有任何情感上的牽掛(attachment)因為,操你媽,我只想,在這裡,住個大點的地方。 弄懂了十幾年來都搞不懂的問題:香港人為什麼炒房?香港人為什麼要買房?香港人為什麼要供房?房子為什麼這麼重要? 下次不要再跟我說香港是獅子座,昔日輝煌那都過去了,1997之後香港他媽就是個落陷的巨蟹座。2014年雨傘運動已經是困獸最後的嗷嗚,在那之後這城市只有黏膩的回南天和散不去的殖民地陰影。年青一代都患上了「黃金一代綜合症」,喜愛懷舊,恨不得在自己的頹廢新天地裡複製出一片黃金,未入社會經已耗盡所有動能勢能,只有一個「被殺死的未來」像幽魂一般揮之不去。 香港的問題說到底是「家」的問題,個人的「家」,國家的「家」,「家」的問題說到底是歸屬感的問題。 可哪怕城市要找回它的自我,也是極難的事。在世界這個巨大的空房裡,連歎息也尋不著蹤影。用亞巴斯先生的話說,「it's a city of disappearance」,它有它自力更生的系統,在極速的流動之間,以變化應對變化。依我消極的看法,這是「disappearing city」,什麼都抓不住,城市的精氣神每分每秒都在極速流失,連同我的慾望,一起被沖進時代巨大的馬桶裡。 操你媽。到了一個年紀,遇到一顆絆腳的石頭,你不會再擦著眼淚含著雞湯對它說「謝謝你,是你教會我成長」,你只想破口大罵一句「操你媽」然後有多遠,扔多遠。我真不想像個中二生一樣抱怨,但是,操你媽,我的人生呢?完全能理解farewell night那天,大邱女孩Julee前輩和我說「一旦和家裡靠得太近,就會忘記自己的人生在哪裡」的心情。最神是,當你無可奈何在家人的逼問下,說了,他們說, 「我有逼過你嗎?」 行吧。 區號852的第五年,終於還是對這座城市失望又厭倦,但是滿身傷痕也好,仍然沒有忘記最初那個單純的、想要在這裡扎根、自由呼吸的理想。我既深刻明白自己無法甩掉這一灘泥潭,也不想做一個仿佛背負一點責任就要死不活的懦夫。話說得漂亮很容易,早上睜開眼睛又是另一場混戰。有時去掌門喝杯IPA,打開錢包看到厚厚的收據,心裡就踏實了。想想他20歲的時候也在這座城市裡拼命,感覺在變幻的人生裡,又更靠近他一點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差不多三個月前,我在M+ Live Art上認識了台灣藝術家 ...
More
差不多三個月前,我在M+ Live Art上認識了台灣藝術家林人中 (River Lin),有幸參與了他表演的「清潔服務」,我正好是他三天的演出里倒數第二個觀眾。一層層的鐵架上放滿了貼著不同標籤的水瓶,圍繞著一個靜謐的告解的空間,他讓我選擇一個自己想要丟掉的標籤,在表演者和參與者互相交換故事的過程當中,一點一點洗掉過去的污漬。 我選擇了貼著「ghost」的瓶子。 那一天他把瓶子上的標籤撕成一半,放進了瓶子剩下的水裡,擰緊瓶蓋,讓我把瓶子帶回家。我不知道有多少個觀眾最後帶走了他的瓶子,但是一路上,我笨拙地掏出八達通進站,又小心翼翼地抱著那個瓶子,承受著一直以來我不想和其他人一起承受的重量,那一份對於我來說讓我筋疲力盡卻又獨一無二的重量。 這四年來,我一直害怕婚禮,葬禮,接下來的畢業典禮,害怕中秋,害怕新年,害怕每一個生日,害怕著人生中大大小小的節日、典禮和儀式,害怕只有三個人的照片,也害怕在經歷過時間的洗禮後,在未來平凡的某一天醒來,突然才發現,他已經在我人生中缺席了那麼久。 那麼久,關於他的一切靜止在了四年前的那一刻,永遠按下了停止鍵。一家人坐在飯桌前面議論生活的記憶遠得就像別人的記憶,沾滿塵埃的房間像舊時代的佈景,他的聲音從我的潛意識深處飄來,在每一個最無望的夜裡在我腦海中只殘留一聲歎息。在他離去之後,這註定是一個更孤獨的世界。 十月份是天秤月,也是一年當中我最脆弱的月份。也許只有在脆弱當中,才能重新找回和人相連的可能。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今日我企係灣仔人行天橋鳩喊咗半個鐘。
More
今日我企係灣仔人行天橋鳩喊咗半個鐘。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時間是2018年9月21日下午三點半,九月份延續颱風過境的高溫,室外是31度。在著手去 1)把王先生的MA論文改完 2) 寄出剩下幾十封可能寄了也沒什麼鳥用的求職信 之前,容許我用半個小時來書寫一下最近。一開始就記錄時間是因為,大概,在我有 ...
More
時間是2018年9月21日下午三點半,九月份延續颱風過境的高溫,室外是31度。在著手去 1)把王先生的MA論文改完 2) 寄出剩下幾十封可能寄了也沒什麼鳥用的求職信 之前,容許我用半個小時來書寫一下最近。一開始就記錄時間是因為,大概,在我有能力開啟下一個人生階段之前,這一個熱到爆表又狀況連連的夏天/秋天,會是我人生中非常詭異又平凡、傳奇又無聊的階段 ("a strange but ordinary, lengendary but boring, paradoxical piece of phase.") 容許我書寫一下最近,我甚至連創作都少了很多很多很多。嚴重懷疑最近經歷的腸胃不適消化不良的緣由有一半來自我的精神壓力,精神壓力積累有一半的緣由也是因為我沒有書寫、或者進行任何程度方式的創作。寫作果然,仍然是我的求生本能,這也是為什麼我必須抽出這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在這裡集中精神噼噼啪啪敲鍵盤。 說起來,其實最近一直在思考要不要開一個Wordpress的頁面,把所有的內容移過去,不過一來不太喜歡html平台不懂得編碼就會降低自由度的似乎有點無趣的設定(我是很想學coding啦(哭哭)),二來覺得一旦開了Wordpress好像就只能寫正經的事情,例如,劇評影評,學術思考,etc。 不想開個平台好像自己還要「懶高尚」地寫些不知所謂的東西,不過大概還是會開的,profileのために。 超屌,一句話四個語言,我都不知道自己的腦袋頻道是要怎麼互換了。 這真的是一篇非常誠實的日記,本來這一篇日記我是打算昨天晚上寫的,但是和我媽的一通電話,我直接連要寫什麼都忘了因為昨天,弟弟受傷了,打籃球的時候被人撞破眼鏡,鏡片插傷臉。相當危險的位置,就在眼睛的下面。也許該慶幸沒有插中眼睛,但是還是在醫院裡忙活了一大輪,打了麻醉,縫了幾針。他本人看起來很淡定的樣子,但內心也許還是害怕和緊張的吧。 那個火焰一樣的傷口,看著我就心疼。縫了之後,成了眼睛下面一個歪歪扭扭的「7」。 這樣就開啟了每一年我心情最複雜的一個月份。 走進屯門醫院的時候,各種各樣的記憶湧了過來,輕鐵站的那個斜坡,醫院走廊的樣子,消毒水的味道,所有種種都重新刷新四年前的混亂記憶……如果說我對這個地方的記憶一直因為悲痛的心情而模糊不清的話,那麼這一次弟弟出事,讓我意識到眼前的家人才是最重要的。當下才是最重要的。 (本來似乎還寫了一段,但不小心忘記保存,不見了) = 散步回來得出的結論: 1) 你不是非要成為誰不可,也不是非要拿一支筆對抗一整個世界不可。 2) 家才是我的壓力源。把愛連帶責任活成壓力,除了我還有誰?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好像滿心愁緒,卻一顆字也寫不出來。實則內心空空如也。 好像有很多事情沒有處理完全,卻也知道其實處理了也並不代表什麼。 我很久沒有寫故事了,我也沒有什麼和他的故事可以繼續寫了。 當然處在這種狀態,也許也意味著還有很多的空間收納很 ...
More
好像滿心愁緒,卻一顆字也寫不出來。實則內心空空如也。 好像有很多事情沒有處理完全,卻也知道其實處理了也並不代表什麼。 我很久沒有寫故事了,我也沒有什麼和他的故事可以繼續寫了。 當然處在這種狀態,也許也意味著還有很多的空間收納很多新的東西。我可以寫一些和別的人的故事了。 習慣了短文字的新新世代青年,不懂得怎麼寫長文字。 規律作息,少糖多水。 火星逆行反映了我的暴躁—— 今天也因為瑣碎事大發脾氣消耗著無謂的卡路里。 人生的轉折開始了沒? 我總是偷懶地期待著有這麼一個瞬間:像是突然打開了燒壞已久的電燈一樣,啪地房間就明亮起來了。 睡不好。 夢見他了,這麼久以來最清晰熾熱的夢。夢見英國紛飛大雪,別人問我回來是不是要見他。 我笑說,見不見到這種事情要看緣份。剛說完就見到他在雪地上走過,只穿著一件白色衛衣就在哭。他見著我走過來把我抱住。後來他給我寫了歌,在他家,迫切而潮濕的吻。 可我知道他的唇總是乾燥而溫暖的。 留著一半清醒一半醉,連夢裡都知道他不會這樣吻我。 想要發生就能發生,這只是夢。 我開始忘記他的眼睛了。茶樹膏開始治不了我的痘痘了。 可是念舊的我最近也想起了過往,比他更早的過往。有我和你的夏天,翹課的我們在班房里偷睡午覺。我沒有睡著。你靜靜地睡著,我靜靜地看著你,只有空調的聲音呼呼作響。 那些夏天都去哪裡了呢—— 意識流剪貼畫: instagram.com/pendingpoetry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昨天晚上四點鐘躺下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下午才喝得咖啡的緣故(我總是被咖啡因影響得很厲害),翻來覆去睡不著覺。這樣的時刻,會想起自己抱過的一些人。 偶爾想起來梓存在我身邊的樣子,偶爾是Lence的眼睛。 昨天晚上自己一個人抱著棉被 ...
More
昨天晚上四點鐘躺下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下午才喝得咖啡的緣故(我總是被咖啡因影響得很厲害),翻來覆去睡不著覺。這樣的時刻,會想起自己抱過的一些人。 偶爾想起來梓存在我身邊的樣子,偶爾是Lence的眼睛。 昨天晚上自己一個人抱著棉被的時候,突然回想起十六歲時那一股不知名的熱浪。突然很想回去,重新感受那次悶熱又鼓譟的擁抱,那個和他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擁抱。那曾經是一個讓我極度後悔的瞬間,從沒想過在這個時候回想起來,竟然會覺得是一些「有發生過」的瞬間。 也許只是我那時的心跳把我騙了吧。我也心知肚明自己是想念自己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昨夜什麼都沒有。 活在這個世界上第一次覺得自己什麼都沒有。沒有錢沒有愛沒有家沒有爸爸而朋友也不過是恰巧的同路人,道別都是遲早的事。外面,恐怖襲擊,六四悼念,最愛的兩座城市都是一片兵荒馬亂。 「世界是個空無一物的房間,」如梓存所說 ...
More
昨夜什麼都沒有。 活在這個世界上第一次覺得自己什麼都沒有。沒有錢沒有愛沒有家沒有爸爸而朋友也不過是恰巧的同路人,道別都是遲早的事。外面,恐怖襲擊,六四悼念,最愛的兩座城市都是一片兵荒馬亂。 「世界是個空無一物的房間,」如梓存所說。 似乎是第一次直面內心這種可怖的空洞感,一瞬間恍然大悟,啊,原來就是這個啊。原來我一直以來逃避的就是這種感覺。不停地遇見誰喜歡誰,執迷于能夠握在手心的巧克力,等待著送出的心情,期待內心的空洞能夠被心跳聲所掩蓋。到最後巧克力送出去了,被扔掉了,或是在手裡融化,黏在手心只有洗不掉的苦澀。 只有在文字和藝術中才能找到安定感。像我這樣的人,其實理解藝術做不到像雪舟那樣透徹,也無法做嚴肅文學或嚴肅批評,但一旦脫離藝術就會缺氧。重新讀喬伊斯的「Eveline」,每每都能被那樣的文字觸動。明明作者是來自整整一個世紀以前的異國的存在,毫不相識,不曾相遇,時代不一樣,掙扎不一樣,母語也不一樣,然而短短的數頁卻能這樣擊中我的內心。每每到了這種時候就會覺得文字真是不可思議。一想到漫長的時空中曾經也有人像我一般迷茫過,慢慢地自己也能重獲直面生活的勇氣,並且想要把這一份勇氣傳達給其他人。 ……這樣的心情當中昨晚又想起他。發現他的容顏在我腦海里已經不如當初一樣清晰了的那一刻真的非常難過。腦海中能記起的只有他歎氣或是生病時的聲音。一個人無能為力地想著,時光終究還是會抹去他的痕跡的,像海浪反復洗刷沙灘上渺小的腳印一樣。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叮叮! 今天是恍惚的一天。 本來早上六點半能夠醒的過來就已經給恍惚奠定了基調,去學校給弟弟拿作業,回家,衝出門滾進學校圖書館用四個小時把literature review嘔了出來。旁邊一對小情侶,一邊複習,一邊打情罵俏。兩點半飛 ...
More
叮叮! 今天是恍惚的一天。 本來早上六點半能夠醒的過來就已經給恍惚奠定了基調,去學校給弟弟拿作業,回家,衝出門滾進學校圖書館用四個小時把literature review嘔了出來。旁邊一對小情侶,一邊複習,一邊打情罵俏。兩點半飛奔去舊校見jason,雖然lence哥哥再三叮囑過,有什麼問題不要怕問supervisor,然而還是有種沒有辦法好好表達自己的問題和焦慮何計劃和想法的感覺,只能把寫好的東西給他看, 「hmm...Yes...Okay, Merry Christmas. Take care」 四點吃完飯在九龍塘地鐵站為了作業拍照片, 「唔該,可唔可以俾我影下你件衫個slogan,功課用咖,唔會影到你個人咖⋯⋯唔該你啦⋯⋯咁好啦唔該曬。」 把軟妹都嚇跑了才發現還是偷拍最容易,說得我好像個變態一樣。回家小睡片刻,傍晚睡覺是最恍惚的,醒來天都黑了,手機都忘帶了就出門了。Park Yoho真的偏僻到一個點讓我有回廣州的錯覺,坐小巴搖搖晃晃到新界郊野,剛剛裝潢好的大堂有種油漆味,聖誕燈飾有種千禧年初的即視感。好不容易找到5A座,沒見過這麼有禮貌的保安, 「第一次來?唔好意思要麻煩你登記一下。幫你打一次電話確認返先⋯⋯喂,您好晚上好呀,樓下有一位補習姐姐⋯⋯」 「我地無請補習wor。」 「?」 再三確認過地址又再打一次, 「無呀我地無請過補習。」 倖倖然退場,心想這個世界果然沒有那麼簡單。這個學生應該沒有了吧。到手的錢又飛走了,鬱悶地在家樓下轉圈。 - Ann說,最香港的兩個地方是旺角和元朗。 元朗還是不錯的,有時候會想。一邊嫌棄現在住的地方,一邊這麼想。天水圍畢竟還是一個「圍」,清一色低飽和度色彩的公屋讓人壓抑得想吐,屯門也不行,對於屯門醫院噩夢一般的回憶讓我始終覺得屯門是一個「haunting place」 整個香港我覺得最舒服最想住的兩個地方,一是油麻地,二是粉嶺。元朗雖然排不上第三但是元朗是一個有顏色的地方,霓虹燈也好,店鋪招牌也好,街上流動的話語和人群也好,都是有顏色的。和利茲一樣,一條大路通到底。雖然有很多土豪住的低調又高端的公寓,雖然現在住的地方很小很小,每天都尋思著怎麼租更大的房子,下樓就會看到感覺永遠都沒有洗澡永遠在抽菸的馬尾小哥或者面無表情香水貨架一樣的東南亞小哥,但是我還是會覺得最精彩的路段是大馬路附近,畢竟一下樓就是b仔涼粉,現煎蠔餅,手撕雞,一點都不正宗但是非常好吃的桂林米粉,亂七八糟的日本菜泰國菜越南菜,7-11的24小時啤酒,角落掛著「推油全套四樓C室」的紅燈閃閃,永遠散發著出爐麵包香氣的麵包店,五十塊錢兩個BRA的內衣店,永遠在大甩賣什麼都有的古怪雜貨店,一看就知道沒有在賣正品的水貨藥妝店,拖著行李箱手挽著一個巨型的SASA袋子的買客,提著蔬菜水果的歐巴桑, 輕軌車廂飛嘯而過的時候震動的地面,偶爾還能聽到路人亂穿馬路時,不是正常的「叮叮」聲,而是司機憤怒的 「叮叮叮叮叮叮——」 叮叮叮叮叮叮!!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另一個沒有睡意的晚上, 一直有持續寫作的自己,一直在寫很多故事,長的,短的,為了紀念生命中擦肩而過的人而寫下的故事;卻很久沒有為自己認真寫一篇日記了。連給爸爸的信,也開始沒有在寫了。「沒有時間」只是一個藉口,拿起筆說真實的生活,比虛構 ...
More
另一個沒有睡意的晚上, 一直有持續寫作的自己,一直在寫很多故事,長的,短的,為了紀念生命中擦肩而過的人而寫下的故事;卻很久沒有為自己認真寫一篇日記了。連給爸爸的信,也開始沒有在寫了。「沒有時間」只是一個藉口,拿起筆說真實的生活,比虛構一個生活要難得多了。自2009年開始用的這個主頁,至今都已經快要十年了。 從英倫回來的這三個多月裡,我一直在努力適應,努力追趕。有一股力量在拉著我往前走,盡力狂奔,咬緊牙關,咬出血絲也要破釜沈舟背水一戰的決心,一天比一天更強烈;卻也有一種治不好的空洞被我永久閒置。一部分的自我不知道躲到了哪裏,一些火花也被掐滅。 這個世界越來越沒有意思。我也只有在講述文學的時候才會眉飛色舞了,其他的時候都在練習我的消極抵抗技能。哪天如果我連文學都覺得沒有意思了,那這個世界是真沒意思了。 且不論相愛變成越來越難的一件事,連相遇也讓人感到疲倦。 我想我應該勇敢說出他的名字,應該輕易說出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地不厭其煩地和其他人講述我們的相遇,如同講述著他人的故事;我從沒有告訴過誰,因為他我一個人在異國他鄉喝醉在大街上嘔吐,因為他我漸漸放棄對愛的一切期待;因為他我以為我把自己的感情都投入進最後一場賭注。最後一個晚上,沒有繩子的二人三足,沒有聲音的眼淚,沒有雨的英倫我連他的背影都看不見 一個吻的觸感在夜裡被重新經歷,一些臂膀的形狀在枕頭上被重新捏造,一些風衣的摺痕在擁抱時被撫平; 一些人⋯⋯ 我不要再遇見一些人,假如類似的傷痛只是單純的浪費時間精力。 這樣真的好嗎?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Why are you so afraid of losing?” he asked, “Everybody loses something or someone at some point in their lives.” He wal ...
More
“Why are you so afraid of losing?” he asked, “Everybody loses something or someone at some point in their lives.” He walked away from her, and his lips moved into a position that she would never expect to see. She started thinking about those two parrots she had when she was young. Chirping around, those two greenish birds brushed her with kisses and the yellow feathers on their heads. Claws overlapped each other and clanged on the cage. She fed them with water, held her crayons but she felt like a little thief. He mumbled, “You cannot capture them.” “You cannot hold onto them.” “You cannot cage them.” But she was too late to let go of them. She could barely remember the whole robbery that afternoon: the glass was shattered in the garden, the cage was crippled and knocked over, the yellow feathers were scratched off, the screechy laugh of the cat was heard and the broken claws were lying in her palm. October 2016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It was only five. The steam that rose from the rice-cooker fogged the dusk. There she shuffled along the kitchen s ...
More
It was only five. The steam that rose from the rice-cooker fogged the dusk. There she shuffled along the kitchen shifting and shoving the Choi-sum from the sieve, until they were carefully washed. The tap is the mirror where her veins curved the paths on her hand, a wounded bird could flutter no more, but tears, as summer rain in Southern China, wetted her bandage - the ring Twenty four was she when he clutched her hands, as I now hold onto her hands, which gently brushed my weariness away and taught me how to write poetry. February 2016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也許這從來都不是一個二選一的選擇題。 少年時早已察覺到自己心裡不止一個聲音。並不是什麼人格分裂,但是夢囈般的自我對話從十四歲開始就沒有停下來過。身體有兩個她,一個熱情,一個冷漠。當然,有時候是對話,有時候是談判,有時候是爭執,有時候互 ...
More
也許這從來都不是一個二選一的選擇題。 少年時早已察覺到自己心裡不止一個聲音。並不是什麼人格分裂,但是夢囈般的自我對話從十四歲開始就沒有停下來過。身體有兩個她,一個熱情,一個冷漠。當然,有時候是對話,有時候是談判,有時候是爭執,有時候互相安慰,有時候互相撕裂。彷彿很久之前,身體裡兩個靈魂就共生共存了。 後來明白星座之後,才知道:噢,原來我的太陽在白羊,月亮在摩羯;噢,原來是日月刑的相位。 在這裏我並不想扯什麼九十度什麼四分相什麼衝突好壞,我只記得好久以前,她們就在我的心裡吵吵鬧鬧的了:相互指責,相互埋怨,相互感到不滿意。一個衝動而任性,一個嚴厲而挑剔;一個是初春,一個是嚴冬。一看星盤就覺得她們各自像是佔領了我性格的一半。從來不肯好好相處的她們,一直都吵個不停。 但其實白羊一直衝衝衝的時候,總會有摩羯嚴厲的聲音在旁邊拉一拉扯一扯,好讓自己不要衝得太快;摩羯心灰意冷的時候,總會有白羊暖意重新讓疲倦的心看到亮光。 一路以來都是這樣走來, 一個人回到香港,爸爸過世,再到現在和王先生分開。兩個靈魂手牽手,彼此傷害,彼此相愛,孤獨又溫暖。 她們依然很相反,但從今天開始,她們不必再敵對,不必再背道而馳。 冷漠的我,熱情的我,分裂切換的我,現在在一旁分析這一切的我,都是我。缺一不可。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Long have I departed from you, long have I been petrified at the front steps, gazing at the gate, reconstructing the cou ...
More
Long have I departed from you, long have I been petrified at the front steps, gazing at the gate, reconstructing the countless hours you had spent here, with the stubborn street light, dimmed in the swirling smoke of nicotine. For twelve years had it questioned your patient heart? It agitates me as I am ready to take the blame from your distorted eyebrows. Yet only the moth is left clinging onto the wall, waiting, waiting — for the patina on the doorplate to be shined by the headlights again, for the lock to be jingled by the muted keys again. Falling bricks, cracking pillars, dining table serves no dinner but dust, dancing in disdain. Is your towel weeping? Rumour said your toothbrush confronted frigidity alone in the winter. Bizarre is your stereo buzzed occasionally as if you sighed bitterly beside me. What is your chair carrying? — Mockery of my too late words? Tears washed in the mist of days? You are gone — Then your ties suffocated themselves in a dead knot. In need of a psychiatrist, your coffee mug was desperate for a suicidal waltz, as the remedial requiem rebounded in the air: “Out, out — why, still, am I lingering in this traumatic house?” As dawn bursts through these shattered windows, I shall wake up from that nightmarish morning, When the disordered thunder rolled onto your bed and robbed you of your beats.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這真是最抑鬱的日子。什麼都跟死了一樣。晚上只有倦意沒有睏意,只覺得還有一堆情感沒有處理完。不想睡覺。 腦海像泥沼一樣。只有白天改本子能專注不想事情。我好想見心理導師。我好難受,開始有一點點尋死的想法。但我不能去死。我沒有任何勇氣去死。他和 ...
More
這真是最抑鬱的日子。什麼都跟死了一樣。晚上只有倦意沒有睏意,只覺得還有一堆情感沒有處理完。不想睡覺。 腦海像泥沼一樣。只有白天改本子能專注不想事情。我好想見心理導師。我好難受,開始有一點點尋死的想法。但我不能去死。我沒有任何勇氣去死。他和她也都不能承受更多的失去了。 可是我也不是活著的。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人長大了,有些痛你也就這樣接受了,不吵鬧,不掙扎,不反抗,接納它成為你身體的一部分,和它一起呼吸,活下去。 爭取到了一個面試的機會,結果工作的地點就在你長大的地方。總有一點點是註定的感覺,有一點是你把我帶到那裡去的感覺。一眨眼十個 ...
More
人長大了,有些痛你也就這樣接受了,不吵鬧,不掙扎,不反抗,接納它成為你身體的一部分,和它一起呼吸,活下去。 爭取到了一個面試的機會,結果工作的地點就在你長大的地方。總有一點點是註定的感覺,有一點是你把我帶到那裡去的感覺。一眨眼十個月了,大家都還很想念你。伯伯昨天跟我說,他最近時不時想到小時候跟你一起的事。堂姐也問我們你現在怎麼樣。十個月了,這痛像是長在我身上一樣。和我同呼吸,共生長。 我還是會對著那個相框說話:“我給自己爭取到一個面試的機會了,真正的面試機會” 照片上你和那個幼小的我在三亞的海灘上笑得很燦爛。我們在香港還沒有家,不能給你做一個牌位,我也就只能對著那張舊照片說話,每一次都覺得你能聽得到。每一次說到最後都忍不住像個傻瓜一樣哭出來。這一次我想,要是你還在就好了。 不知道弟弟會不會這樣痛。十個月了,我從沒見他在我們面前哭過。媽媽說他還是小孩。姑姑說,才九歲的小孩,一個人離開爸媽在那空房子裡住了快一年,不哭也不鬧,學習還進步了,他真的太乖了。九月份他就要和我和媽媽在這個城市生活了,九月份他要在這裡開學了。幫他買校服的時候,我才意識到我已經不知道他有多高了。 最近思緒有點亂。當廢青當了快兩個月了,在學姐的“幫助”下才自己爭取到一個面試的機會。和王梓存又分手了。分手了,還是不惜破費也要把東西給他寄過去,就像把我最後的感情也寄出去了。儘管在準備這一切的時候覺得傷感又可笑,可我好像并不傷心,一個星期我已經痊愈了。這種淡然不禁讓我懷疑我到底有沒有投放過感情進去?寫的詩歌難道都是假的嗎?只有枕邊人的慾望揮之不去,過往的一切像是把我完全掏空了,空虛到底。 這讓我開始懷疑每一段所謂的感情,連和喜歡的人在一起那些所謂的心跳時刻也只是荷爾蒙的作用而已。我能夠接受誰的離開?我認為的“重要的人”,到最後說不定也沒有那麼重要。畢竟,最重要的你都不在了,還有什麼是重要的?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每一次扔給自己這些問題都是無解。生命是那麼短暫,我何苦花費時間在這些問題上抓破腦袋。俗爛地說,大概人生總是很多十字路口,走到最後,不必強求,微笑著道別就好。而能夠陪你一直走下去的,能珍惜就好。 最近已經不怎麼會夢見你了。可我真想面對面和你聊聊心事,從小到大所有的心事。就我和你。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活著是一場噩夢。 這是我在819醒過來,睜開眼腦子裡出現的第一個感覺。現實是一場醒不來的噩夢。 當把所有東西都拖進屋裡的時候,我呆坐在凳子上,身體動彈不得。無盡壓力和恐懼往身上傾倒。我想家,我想念有他的家。自他走了,我再沒有家了 ...
More
活著是一場噩夢。 這是我在819醒過來,睜開眼腦子裡出現的第一個感覺。現實是一場醒不來的噩夢。 當把所有東西都拖進屋裡的時候,我呆坐在凳子上,身體動彈不得。無盡壓力和恐懼往身上傾倒。我想家,我想念有他的家。自他走了,我再沒有家了。 我沒有家。 這個可怖的想法在我腦海中根深蒂固,我開始無助地哭起來,動也動不了。蝸牛丟掉了它的殼,開始哭泣。夕陽在往下沉,屋裡也一點點變昏暗,只有手機的螢幕光像是扁平的,閃動的燭光。角落裡一個巨大陰影肆無忌憚地,貪婪地看著我的醜態。它只靜靜地看著,睜大它的眼睛看著。而現實像一個倒下的巨人要將我的軀幹壓垮。他們說伯父欠了幾十萬的債,這個在我眼裡搖搖欲墜的房子,隨時有人找上門來。於是一點點聲響都讓我的神經繃得快斷掉。 「家」,我腦子裡只縈繞著這個字。 在宿舍瘋玩了三天晚上,再加上一個人搬東西的疲憊,等到再在這寂靜的地方醒來,一身酸痛,喉嚨發啞,覺得身體都不是自己的。看向身邊,沒有人,只有沉悶的空調聲,更低的天花板,更窄的床。 我像是已經流浪很久了,我像是離開家很久很久了。我知道,我再沒有家可以回了。 想起很久以前的願望:總有一天,我要在這座城市裡擁有一個扎根生長,自由呼吸的地方。 如今我依舊是個沒有根的流浪者,放逐者。 我想念他,非常。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生日變成生忌 我看著那柱香 轉完一圈 再轉一圈 不忍心轉頭去看媽媽的憔悴 而Careless Whisper也只剩我一個人用心聽著 淚流滿面才知道 這才是我現在的樣子 不是嘻嘻哈哈唱歌捉弄室友的樣子
More
生日變成生忌 我看著那柱香 轉完一圈 再轉一圈 不忍心轉頭去看媽媽的憔悴 而Careless Whisper也只剩我一個人用心聽著 淚流滿面才知道 這才是我現在的樣子 不是嘻嘻哈哈唱歌捉弄室友的樣子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我開始不懂得怎麼寫長文字,開始不習慣對著白色框框報告自己的生活,至此我覺得我已錯過記錄很多生活的片段。 在廣州的時候又和媽媽“吵”了,因為晚了回家而我又沒有很好的報備。她一下子情緒就決堤了,所有指控推到我身上。“我上輩子欠了你們父女的 ...
More
我開始不懂得怎麼寫長文字,開始不習慣對著白色框框報告自己的生活,至此我覺得我已錯過記錄很多生活的片段。 在廣州的時候又和媽媽“吵”了,因為晚了回家而我又沒有很好的報備。她一下子情緒就決堤了,所有指控推到我身上。“我上輩子欠了你們父女的嗎” “他的苦果我全部一個人承擔” “家對你來說到底是什麼” “我還有存在的價值嗎” 看到這些話一開始確實有點慌,但後來想了一想,也許是媽媽待在廣州忙他的後事都找不到一個宣洩口,我剛好做錯事就成了那個出氣的對象了。我很想說,他走了之後我也在找我的存在意義,很想說一直以來並不是只有你在難過,也很想說你不應該在我們身上找你的存在意義。但後來再想了一想,對媽媽來說,家可能真的就是她的全部。二十四歲之後她的人生全是圍繞著“家”展開的,而我此刻的難題和她在我這個年紀的難題並不一樣,在這個時候理性地揪這些出來講並不合適,所以當時并沒有馬上回應她的情緒(我自己也不夠心力去回應),只是第二天早上解釋和道了歉。 counsellor,Vicki說我在看待自己和家人的關係方面想法比以前更成熟和體諒了。我自己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以至於她這麼說的時候我有種“咦是這樣嗎”的感覺。可能是我以前真的都把“自責”當做“愛”吧,上演著太多內心戲其實沒有人聽得到你想說什麼。 家庭對我來說更像是一種責任。愛和溫情的部分雖然不是沒有,但感覺很少。的確從小被灌輸了很多“責任”和“規矩”的概念,怎麼說呢,有好有壞吧。好在,因為這些責任感,我不會放任自己亂來;壞在,這些責任感讓我無法完全地享受快樂。 在廣州,和媽媽“吵”完的第二天,和Mrs Ng一起吃飯,和她聊了很多,收穫很大。她當時就說,“Parents are weird creatures.” 到了三十多歲,每當她踏進她媽媽的家門,她媽媽還是會把她當小孩一樣看待。還說,到了現在她還是會擔心她的孩子。能夠聽她以一個過來人和母親的身份講述她的經歷,讓我在看待和家人關係的這個問題上有了另外一番見解,同時也有預感在未來可能還會和我媽發生相似的爭吵,瞬間就淡定了(笑)。 Mrs Ng真的是個很神奇的女人。說起來為什麼我和她的交情這麼好,還是因為高二準備考雅思的時候莫名其妙地請她幫忙訓練我的speaking,無意間就讓她了解了很多我家裡和生活中的事。後來上次和她在海港城吃飯的時候,才知道原來她對靈學也很有研究,還讓我去學打太極(笑)。 去年聖誕回學校,她知道我爸的事之後第一時間把我抱住,而只有在她懷裡我才有勇氣落淚。這半年以來,她是這麼多舊相識里唯一一個見到我的眼淚的人。生命中雖然有很多的不幸,但成長過程中我真的遇到了很多很好的老師,這一點我一直心懷感激。 他走了以後,我開始比以前更加相信靈學,開始相信有些事情真的是命中註定。Vicki也同意接觸靈學其實會讓人更好地接受和面對生命中的不幸。我最近很想重拾星盤。S說這樣不太好,我會被潛移默化,還問我,看到自己的不足,為什麼不改變?我覺得我看到的不是不足,其實我在占星上找到了自己性格的成因,從而可以在心理學的層面上進一步了解自己並且進行一個反思。很多東西你不需要改變或者解決它,而且你也解決不了,你所做的其實就只有了解它並且學會和它共存。人越大越覺得,知道的越多,面對生活時就越淡定。 他走了以後,我一直在努力和心中巨大的孤獨感共存。一開始被那堵墻嚇怕了,現在開始能夠慢慢地重新接納身邊的人。今年的生日過得很開心,意外地吃了兩個蛋糕。hall的那個蛋糕是意料之中的,林二神的那份我就真的沒有想到。香港的大家真的非常親切又可愛。想到身邊的新朋友,舊朋友的陪伴,開始覺得孤獨感漸漸被縮小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1.That bottle of milk in your refrigerator definitely had dated Louis Pasteur once. 2.The Mercury retrograde periods of ...
More
1.That bottle of milk in your refrigerator definitely had dated Louis Pasteur once. 2.The Mercury retrograde periods of 2015 are: January 21st – February 11th, May 18th – June 11th and September 17th – October 9th. 3.Neither the rotation of the planets on the sky nor your mother has anything to do with the frustration of your oven. 4.You should replace the batteries for your parakeet when it doesn’t know how to sing. 5.Fix your clock! 6.I abandoned my telescope in the corner when I turned eleven. 7.She uses oak leaves as bookmarks, so does her cat. 8.Mom forgot her spatula in the washing machine. 9.Missing you has caused a blister to grow on my heart. 10.Whitney’s whale whispered, “Where is my whistle?” 11.A bottle of mustard is absolutely not enough for your Subway sandwich. 12.The cinders are committing suicides in the smelter. 13.In the old days, the recipes for your dinner came from the transistor radio. 14.Small tip: Don’t use the bellows to blow the flour when you are making cupcakes. 15.The donkey was reading tarot cards for me when the comet fell into our puddle. 16.The anvil wrote a resignation letter to the blacksmith because he is tired of being banged. 17.Before you fight with darkness, fix the filaments. 18.That plank on the front porch of my house has prepared for his prison break for ten years. 19.If this place has to be forgiven, it has to forget that boy lying on the asphalt road. 20.In the parallel universe, a donkey called Louis Pasteur discovers lives on the Mercury using a telescope, a whistle, a plank, some oak leaves and batteries when he is listening to the transistor radio and the parakeet, and when the comet falls on an asphalt road, but he never discovers that a mustard puddle could cause blisters on his tongue, that Thomas Edison used carbon filaments for his light bulbs, that cinder would dance with the bellows when the anvil is taking a nap and that without an oven, a spatula and flour, he could never bake a pizza. (Object Poem, nouns including: spatula, comet, donkey, telescope, blister, flour, oak leaf, transistor radio, whistle, mustard, plank, cinder, parakeet, mercury, oven, battery, asphalt, filament, anvil, bellows, puddle, Louis Pasteur) April, 2015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今天是幾號呢?我不記得了。好像是十一吧,好像是有那麼個人生日吧。 除了他以外,我仿佛什麼都不記得了。什麼都不重要了。 舉著啤酒和相框乾杯,我的祝酒詞是, “To youth, to love and to life.” 別人 ...
More
今天是幾號呢?我不記得了。好像是十一吧,好像是有那麼個人生日吧。 除了他以外,我仿佛什麼都不記得了。什麼都不重要了。 舉著啤酒和相框乾杯,我的祝酒詞是, “To youth, to love and to life.” 別人都是每一年年末做總結,我的習慣則是生日做總結。只是這一年真的太沉重了 ,沉重得我找不到能重新爬起來的地方。 十八歲的最後半個小時,在酒精的作用下痛快地哭了一場。心裡只有想念。 我不想做總結了。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和你在夜半的大球場熱吻 聽起來 就在心上烙出一道軌跡 消瘦的射燈 被霧雨湮沒般 它只有 比夜空更深邃的輪廓 偶而走過嬉笑的年輕人 他們和我們一樣沒有明天 他們和我們一樣毫不留戀 他們和我們一樣徹夜無眠 會把我們當成黑夜裡散 ...
More
和你在夜半的大球場熱吻 聽起來 就在心上烙出一道軌跡 消瘦的射燈 被霧雨湮沒般 它只有 比夜空更深邃的輪廓 偶而走過嬉笑的年輕人 他們和我們一樣沒有明天 他們和我們一樣毫不留戀 他們和我們一樣徹夜無眠 會把我們當成黑夜裡散落的幽魂 相擁 取暖 碰撞 存在 遠處燈火 如新世紀沉寂的星宿 忽遠又近 一盞燈 細說著一段故事 睜大雙眼 盯著 城市的夜空 是一個孤寂的黑洞 在三月 春天 霧雨迷蒙的香港 我還在等一個答案 我還有一首詩沒有寫完 March 2015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白天,只願和你說話,而黑夜,在你面前卻只能沉默。
More
白天,只願和你說話,而黑夜,在你面前卻只能沉默。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a shadow lingered in my endless illusions a beam crawled in my heartless pain an ecstasy that dragged me into the mani ...
More
a shadow lingered in my endless illusions a beam crawled in my heartless pain an ecstasy that dragged me into the maniacal circus of life an antidote that cured my bizarre plague of love with heartbreaks, with wine I wandered in between daydreams and nightmares you an unfinished poem longed for a deathless song 你似陰影 也是無情苦楚中的一束光 你是靈藥 解我臆想中的頑疾 你啊 如白日夢和夜之魘 是我的靈魂 卻剝離了想念 你哦 是一首待續的詩歌 有著 不朽的熱望 (中文by 存) January 2015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門後 一片湖藍色的森林 風起 驚得葉兒掀起裙擺 那波光底下泛動著什麼秘密 蜿蜒的根上 衰老的文字輕聲唱著 一首無言的離歌 枝椏間 有一雙寫滿奇跡的眼睛 那是少年的眼睛 湮沒在風裡 葉裡 歌聲裡 我摸著大衣的口袋 ...
More
門後 一片湖藍色的森林 風起 驚得葉兒掀起裙擺 那波光底下泛動著什麼秘密 蜿蜒的根上 衰老的文字輕聲唱著 一首無言的離歌 枝椏間 有一雙寫滿奇跡的眼睛 那是少年的眼睛 湮沒在風裡 葉裡 歌聲裡 我摸著大衣的口袋 找不到開門的鑰匙 February 2015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midnight at the convenience store a strange soul of whom I know not her name nor her scars nor her yesterdays she ...
More
midnight at the convenience store a strange soul of whom I know not her name nor her scars nor her yesterdays she seemed to have a familiar face – searching through the refrigerator collecting different flavors of gum studying the curry stain in the microwaves and – digging for an expired train ticket a half-empty bottle of wine a young diary in the pile of chips and candies she climbed over the counter dragged the shirt of the cashier stared straight into those eyes, terrified eyes for a whole damn minute it disappointed her torn she broke into endless screams and tears “how did I become like this, father? did you eat your car keys? have you seen my dancing shoes?” I was ready to rush away from this mire of nonsense – but she grabbed my wrist and looked at me with her face my stolen face and I forgot who I am March 2015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Three dots indicating a possibility: "Maybe I ..." "Is this really ..." "Are we gonna ..." Three dots revealing a ...
More
Three dots indicating a possibility: "Maybe I ..." "Is this really ..." "Are we gonna ..." Three dots revealing a reality: "When did you ..." "I am sorry I ..." "Don't you dare to ..." Three dots continuing an unfinished story: "Why would you ..." "How could I ..." "What if we ..." February 2015
Less
1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很多時候我只想和你靜靜地 聽聽歌 寫寫詩 聊聊電影或者藝術 又或者只是痛快地做愛 不說日子 不談人生 沒有黃昏 也無所謂清晨 仿佛這就是你我地久天長的宇宙 只是有時當我看着無邊天際下 維港不滅的燈火 聽着內心 ...
More
很多時候我只想和你靜靜地 聽聽歌 寫寫詩 聊聊電影或者藝術 又或者只是痛快地做愛 不說日子 不談人生 沒有黃昏 也無所謂清晨 仿佛這就是你我地久天長的宇宙 只是有時當我看着無邊天際下 維港不滅的燈火 聽着內心深處最手足無措的沉默 這 至死不渝的夢 也就跌落在地上 碎作塵埃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今天是一月十九號,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九號。明天是一月二十號。 你離開我已經三個月了。 時隔一個多月,我今天去見counsellor了。她說我恢復得很好,能有這樣的進步已經很好了。我剛剛還去了順利邨,順利警察宿舍那裡給一個二年級的小 ...
More
今天是一月十九號,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九號。明天是一月二十號。 你離開我已經三個月了。 時隔一個多月,我今天去見counsellor了。她說我恢復得很好,能有這樣的進步已經很好了。我剛剛還去了順利邨,順利警察宿舍那裡給一個二年級的小女孩補習喔。她真的是很不乖,活脫脫一個被爸爸媽媽寵壞的小孩。 一個人喝著麥芽啤酒,你應該不太喜歡這種啤酒吧。印象中你最喜歡的應該還是墨西哥太陽啤酒。冰箱里只有這個啦,或者那瓶比利時的Hoegaarden。那瓶我捨不得開,將就一下啦。 要我聊瑣碎的日子,我也不知道從何聊起。說起人生,卻太沉重。 外人看起來我總是活得很拼命,積極向上,無堅不摧,對藝術和學習也似乎是滿懷熱枕。殊不知我能這樣活著,都已是拼盡餘力的萬幸。你我心底裡都清楚,我其實對一切感到沮喪。我總是平靜地絕望著,在自己的人生里看起來卻像個無關痛癢的觀眾。努力支撐著這個假象,努力砌出這堵堅固的墻,都只是為了家裡的她和他。只是找不回生活的熱情讓我覺得好可怕。你離開后,這註定是個更加孤獨的世界。 生活,它從來不給我半點喘息的機會,被逼著,推著,拉扯著往前走。一鬆懈就踩進另一個深淵。 有時候會懷疑我是不是被生活逼成了一頭怪物。多少人事,說放下就放下,說要離開掉頭就走。我以前並不是這樣的,以前覺得需要和被需要是件幸福的事,現在說了再見,即便難過也不再回頭。也說不清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和S也漸行漸遠…… 也許幾年前,也許那個時候開始就已經漸行漸遠,只是我一直不願意承認。價值觀和想法早就已經不一樣了,要面對的難題也不一樣。我在這一邊愁苦著生活費,學費,一切錢的問題,時間表被簡單粗暴的行程擠滿,她在另一邊的人生也許不用經歷這樣的波折,也許也有難題,但我都已經無從可知了。想起你說“君子之交淡如水”,又想起你總是說“隨緣”,我在想,我是不是真的能這麼淡然地接受一切? 有時候還是會覺得自己活在另一個平行世界里。回到廣州,第一次明白物是人非是個什麼意思。想想半年前,以為一家人在一起,不管怎樣都可以撐過的。現在…… 現在已不敢再想了。 大概是今生和你緣薄。你就這麼留我一個人在這世上。你說我和你是三輩子的緣分,我相信了,也感受到了。你走了,我的靈魂有一大部分都跟著你被推進那個大火爐里,一起化灰了。你的位置,不管是誰都無可替代的。剩下的日子裡,留我一個孤獨的影子人海中起伏,再多人生道理,都沒有你給我一一講述清楚了。 爸,你看到了吧。沒有你的日子里,我還是有好好活著的。你也知道我會好好活著。我和你都是那麼固執,那麼倔強。這是DNA,變不了的。餘下的日子裡,我記得你也好,不記得也罷,有一件事是恆久不變的: 我會一直愛你。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是第幾個夢?” 淩晨四點五十五分,我睜開了眼。 第十四個,沒錯,是第十四個夢。夏天開始到現在,我做了十四個有關你的夢。我已經忘記我們有多久沒有說過話了…… 沉默把日子拉得太長,我一個人,數不過來。無聲的爭吵才是最可怕的,沉默變成了 ...
More
“是第幾個夢?” 淩晨四點五十五分,我睜開了眼。 第十四個,沒錯,是第十四個夢。夏天開始到現在,我做了十四個有關你的夢。我已經忘記我們有多久沒有說過話了…… 沉默把日子拉得太長,我一個人,數不過來。無聲的爭吵才是最可怕的,沉默變成了最大的哭聲,連空氣裏透明的字句都是利刃。 打開了床頭燈,我想起那柔和的暗黃色燈光下面,本該站著一隻只有三條腿的木雕大象。那是我們過第一個紀念日時,一起在巴黎的跳蚤市場買的。每次我們吵架你都會把它帶走,而一旦我們和好,你就會把它帶回來。有一次我們吵得很兇,不小心把它的腿摔斷了。 這一次也是一樣,你把它帶走了,拖著行李箱走了,只留下家裡的鑰匙。 ……和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哪天如果你想要重新開始,就去找時光的暫停鍵吧。” 黑夜還捨不得褪去,我沒有絲毫睡意,回想著剛剛做過的夢。 這次的我站在便利商店裏,低頭彎腰,很緊張地不知道在貨架上找些什麽。你發現了我,像偶然遇到昔日的老友那樣,走過來對我說:“嗨,好久不見。” 你的聲音很溫柔,長髮像舊時一樣掛在耳朵後面,眼睛裡的笑意一如既往。 然而夢裡的我只抬頭冷漠地說了句“嗨”就低頭繼續翻找東西。你把木雕大象塞我懷裡,留下一臉呆滯的我在原地,轉身走了。 這些畫面在最初想起的幾秒還很清晰,但沒過多久,就像其餘的夢一樣逐漸遠去,模糊得就像褪了色發黴的鉛筆畫,就像回憶。 你在我身邊太久了,太久,久到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理所當然。 我不知道爲什麽要在這個時候憶起你? 儘管你的離開讓我漸漸遺失了對時間的感覺,但是你已經離開我很久了吧。 最初一想起你,你的樣子立刻就會很清晰地在腦海裡浮現出來,你的雙眸,你的酒窩,你鎖骨上的痣。但是慢慢地,我要花更久的時間才能想起你的樣子。我陷入了恐慌。我需要不斷地回想,比如現在,關於你的回憶在我腦海裡不斷重複播放,你的每一句話,我都逐字逐句地重複著。 我總會像這樣在淩晨醒來,看著空出來的半邊床,我總以為你只是下床去了個洗手間,不用多久就會回來,但如果我用手去摸,就會知道床是冷的。 你不在的日子,我學著一個人做飯,一個人洗衣服燙衣服,一個人上班。以前你做這些事情的時候總顯得那麼輕鬆,也從來沒有過一句怨言,我卻笨手笨腳,什麽都做不好。 你很喜歡看那些安靜的電影,遇到能擊中你心事的,就會拉上我陪你一起看。我坐在你旁邊,從來都不會認真看電影,只會在一旁忙給你遞紙巾。這幾天我重新再看那些電影的時候,我竟然像你一樣哭起來了。嘿,我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原來這麼感性,只是我身邊少了個人給我遞紙巾。 …… 我就這樣躺在床上,像個病人一樣不停地自說自話。不知道過了多久,窗外漸漸響起了鳥的叫聲。 該起床上班了。 刷牙,洗臉,隨手煮了一個簡單的早餐,換上西裝,提起公事包,拉開車門,我往學校駛去。 學校不算很大,但這裡的一切都是我打理的。我在這裡認識你,在這裡長大,畢業的時候以為我會厭倦這個城市,厭倦你,結果到最後我們還是回到這裡,我成爲了校史上最年輕的理事長,而你則如願做了老師。 現在是夏天,學生們都放暑假了,學校裏安靜得連知了的聲音都顯得突兀。早晨的風把城市裏的各種味道吹來,豆漿、油條、斑馬線、肥皂…… 沒有人的時候,我總是喜歡到頂樓去吹風。以前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每天早晨都在這裡吹風,直到鈴聲把我們兩個人從幻想裏喚醒。 也不知道今天是怎麼了,回到辦公室的時候我只出神的坐著。 “理事長?” “……” “理事長?理事長!” “進來吧,怎麼了?” “新教學樓的設計草圖,給你送來了,還有你的咖啡。” “嗯,就放這裡吧,我等下看。謝謝。” 我啜飲著那杯咖啡,轉向辦公桌準備開始今天的工作,卻在看到日曆的那一秒定住了。 今天是我們的結婚紀念日。 以前每一年的紀念日我們都一起過,如今卻只剩我一個人,形單影隻地坐在這冷冰冰的辦公室裡。 上一年的紀念日,我們還半夜偷溜進圖書館開紅酒吃燭光晚餐,靜靜地看我們喜歡的書。 你那時問我,“如果可以的話,你會希望時光倒流嗎?” 我搖頭,“如果一切都能倒流,重新來過,那麼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會變得毫無意義。” …… 突然間,你臨走前的那句話毫無預兆地在我腦海裡響起。 “哪天如果你想要重新開始,就去找時光的暫停鍵吧。” 我一直都不明白這句話。時光的暫停鍵?時光怎麼會暫停?難道是指…… 我看向窗外,上午九點的太陽雖然並不如正午的熾熱,但站在陽光下幾分鐘也足夠讓人難耐。 我走出辦公室,不顧助理在後面疑惑的眼神。 十五歲的夏天,我們曾經在學校最老的那棵樹下埋下過一個時光膠囊。最初只是爲了好玩,想著在遙遠的未來也許會有哪個孩子把它挖出來,我也沒想過會有自己把它挖出來的一天。我跑到樹下,找到了那時做的標記。就是這裡了。顧不上找鏟子,我就直接用手往地下掘。不用多久,果然看到了一個生銹的月餅盒。 歲月將它埋在這裡太久,當時埋下它的兩個人現在也只剩下一個人了。 我像個發現寶藏的孩子一樣顫抖著手,打開了它。 幾個信封在最上面,信封上還留有十五歲的稚嫩筆跡。盒子裏還有以前考試時用的幸運鉛筆,一朵假花,一張樂隊海報,和舊時代用的電話卡…… 還有那隻木雕大象,不同的是,它摔斷的那條腿被重新接好了。 我還來不及困惑,就發現旁邊還躺了一張紙條。 “我們再也不要吵架了,好不好?” 我泣不成聲,低頭再看你熟悉的字跡,看著手上還戴著的婚戒,卻看見自己手背上縱橫交錯的皺紋。 是啊……我怎麼忘了呢? 我們早就和好了,我們後來當然也沒有再吵架。只是你最終還是離我而去了,在醫院裡,在病床上,在早已兩鬢灰白的我面前。我呼喊著你的名字,你花盡最後力氣,笑著對我說 “好久不見。” 就像最初。 我們早就走過一生一世了啊。 陽光下,我仿佛看到你發現了我。像偶然遇見昔日的老友那樣,你走過來笑著說了些什麽。 你的聲音很溫柔,長髮像舊時一樣掛在耳朵後面,眼睛裡的笑意一如既往。
Less
2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這玫瑰園和宅邸是她擁有的一切。 這個清晨她醒得很早,霧中的玫瑰像她蒼白沒有血色的唇,一語不發。周圍的城市都淪陷了,在這戰火不斷的年代,丈夫戰死,所有的用人都走了,剩這冰冷冷的宅邸,一如她垂死的心。 萬幸的是,她還有個兒子。母子倆 ...
More
這玫瑰園和宅邸是她擁有的一切。 這個清晨她醒得很早,霧中的玫瑰像她蒼白沒有血色的唇,一語不發。周圍的城市都淪陷了,在這戰火不斷的年代,丈夫戰死,所有的用人都走了,剩這冰冷冷的宅邸,一如她垂死的心。 萬幸的是,她還有個兒子。母子倆幾乎是守著這玫瑰園過活。世人都以為這對母子早就瘋了。他們避開塵世,過著沒有硝煙的清閒日子。 她在這玫瑰園裏失神地走著,一襲黑裙拖到地上沾上了泥。 “Ma’am……Ma’am!……”一個聲音拉回了她的思緒。 宅邸門前站著一個瘦削的軍官,他滿眼疲憊,嚴峻的戰爭早已奪走他昔日的銳氣。他的背上是個渾身是血的士兵。 “Ma’am……” “先進來吧。”她看著那身軍裝,儘管那是敵國的,還是打開了鐵門,扶著他走進了宅邸。他說他叫約翰,是個中校。他和他的士兵在塞恩附近進行一次秘密行動的時候被埋伏在哪裡的敵軍發現了。十二個人,只有他和喬納兩個人活了下來。 她領著他走進一間客房,已經很久都沒有人踏足這個房間了,那裡的一切都佈滿塵埃。約翰將喬納輕放在床上,那個渾身是血的士兵,他眼神空洞,靈魂仿佛早已遠去。如果不是那點微弱的呼吸證明他還活著,旁人大概會以為他被空氣吞噬掉了。 士兵囈語,顫抖著,像是用盡全身力氣,舉起一隻手,想要抓住空氣中一些不存在的事物一樣。他的瞳孔明亮起來。 “喬納!你能聽見我說話嗎?”約翰給他處理著傷口,在他耳邊喊著。 然而那雙眼睛最後還是暗了下來。 他顫抖著握緊了拳頭。她別過頭不忍心再看。 十五歲的栗髪少年站在門外,把一切看在眼裡。 隨後約翰便在這宅邸中暫住下來,和這對孤僻的母子生活在一起。明明是敵軍,她卻從不顧忌和他一起生活。他們的話都不多,總是沉默地一起修剪玫瑰園、打掃宅邸。似乎言語在他們之間是不必要的,字句在空氣間無聲地流動。他們步伐一致,他的眼裡有著無限的愛和守護,而她始終給著他體貼和關心。他們每晚相擁而睡,像是結婚多年的夫妻。 她垂死的心活了過來,連這可怖的宅邸也多了一絲活著的氣息。 可只有那個少年,總站在遠處。 他死咬著下唇,像是竭力忍住一些惡毒的、咒駡的話語一樣。 十五年來,他都和母親相依為命。在出生之前,父親就四處奔走,為軍隊賣命。母親是他接觸的、愛的唯一一個人。那扇鐵門隔絕了世界。 他們也有過明亮的日子,直到得知了父親的死。 如今這個莫名其妙的男人突然闖進了他們的世界,試圖改變一切。不,他決不允許! 少年暗自下了決心。 這樣的日子過了兩個禮拜。 另一個霧濛濛的清晨,他醒得很早,霧裡的白玫瑰像少年蒼白沒有血色的臉般冷峻。潮濕的木地板發出一股惡臭,在清晨冰冷的空氣裏,他只剩這荒涼的宅邸,一如他已死的心。 一步一步,他正走向永無止境的孤獨。 站在母親的床前,他仔細凝視母親的睡臉和她日漸蒼老的顏。床上兩具赤裸的軀體緊抱在一起,沉醉在夢裡不懂得清醒。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 他舉起手裡的槍,闔上雙眼,腦海中浮現和母親的一次對話: “媽媽……如果今天我死了的話,你會怎麼樣?” “那麼我明天也會死的。” 我明天會死的,母親。 他喃喃自語,扣下了扳機。眼裡只有深沉的愛。 血在雪白的床單上綻放成一朵紅玫瑰,少年撫摸母親冰冷的唇。他將她的頭皮剝下來,擦去周圍的血跡,又將兩個人用床單分開裹起來。軍官的屍體被他扔到了宅邸後面的沼澤裏,被散發惡臭的泥水浸沒。 他又把母親的身體,像是擦拭貴重的瓷器那樣擦拭乾淨,將她埋在玫瑰園裡。 他一身黑裙,長髮飄飄。 十五歲的栗髪少年站在霧裡,眼裡最後一點溫柔也杳然遠去。 幾年後,戰爭結束,塞恩附近有這麼一個傳言: 有一個宅邸,那裡住著一個孤獨的婦人,因為承受不住丈夫的死帶來的悲痛,她精神失常殺了自己的兒子,每個帶霧的早晨,她總身穿一襲黑裙在丈夫送給她的玫瑰園裡漫步。她總失神地喊著什麽名字,靈魂仿佛早就隨風而去。 這玫瑰園和宅邸便是他擁有的一切。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你以前總說你讀佛教學校的時候你師父就跟你說過,我跟你是第三世做父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跟你好好說過話了。 你的病像是把你和我,把我和世界隔開來一樣。在學校我可以很開心地賣傻,回到家沉默把我變成另一個人。這段 ...
More
你以前總說你讀佛教學校的時候你師父就跟你說過,我跟你是第三世做父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跟你好好說過話了。 你的病像是把你和我,把我和世界隔開來一樣。在學校我可以很開心地賣傻,回到家沉默把我變成另一個人。這段日子以來不知道跟你吵了多少次架。你不懂,我不說,你發脾氣,我摔門。 你永遠不懂戲劇、文學、跳舞和Yearbook對我來說的意義,我體會不了你的心情。罷了罷了,反正從小到大在你眼裡我都是那個愛出風頭不聽人勸的小女孩,都是那個見到生人就變成啞巴連問路都不敢問的膽小鬼。似乎不管我做什麼都是錯,都是不顧後果的衝動。你從來都不知道,因為你一句話我從此打消中學進學生會工作的念頭;我長久認真讀書奮鬥就為了你的一句「我很替我的女兒驕傲」,就爲了以後能給你們買間大房子不用再過爲錢煩惱的日子;而我心都被你的話打碎了你還說我「情商這麼低以後怎麼出來工作」…… 就是有過互相理解,開心的日子現在才更難過…… 我還記得前年冬天週末上補習班的那段日子,每個週六晚上你都去廣州接我回家。週末的新光大道經常堵車,然後你就會開始和我講你的故事,很多很多故事。車上那些早就爛熟於心的老歌一首一首循環播著,接著你會搖下車窗,點煙。香煙的味道讓我慢慢從困倦里醒過來……那時候我總想,那些故事不管聽你說多少遍我都不會厭…… 還有爺爺生忌的那一天,你來接弟弟的時候讓我去超市買些啤酒今晚一起喝。那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在你眼裡看到了一點落寞和一點安慰,那個眼神我想我以後都不會忘記。我轉身要走的時候你說,“買完早點回家。” 從前還會試著解釋試著溝通,現在已經完全放棄了。這個病像是把你變成另外一個人一樣…… 你總是疲倦,總是歎氣,總是發脾氣……我總轉過頭不忍心看。一直以來我都接受不了眼前這個消瘦灰白的人是我爸爸。 接下來不用多久我就要畢業了,家裡沒有我的話你興許會開心一點吧。 很多人讓我不要這麼灰,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想起爸爸我就會非常非常非常難過,或者自責。 不知道以後會怎麼樣。 。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心裡有條情感縫隙 被回憶和時間拉扯 越來越大 我重複夢見同一個人,同一個情景,然後醒來的時候枕邊總是濕的。 說不清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但一個人的時候 這種感覺就會像病菌那樣在身體里擴散 而我找不到藥。
More
心裡有條情感縫隙 被回憶和時間拉扯 越來越大 我重複夢見同一個人,同一個情景,然後醒來的時候枕邊總是濕的。 說不清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但一個人的時候 這種感覺就會像病菌那樣在身體里擴散 而我找不到藥。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寫故事的初衷,是爲了讓自己稀奇古怪的幻想以另一種形式延續下去。 人類一直以來都在做夢,否則世世代代所有藝術傑作沒有一樣解釋得通。 我沒什麽天賦,不是詩人,更算不上是什麽懂得寫故事的人。 我只是個愛做夢的平凡人類,有的只 ...
More
寫故事的初衷,是爲了讓自己稀奇古怪的幻想以另一種形式延續下去。 人類一直以來都在做夢,否則世世代代所有藝術傑作沒有一樣解釋得通。 我沒什麽天賦,不是詩人,更算不上是什麽懂得寫故事的人。 我只是個愛做夢的平凡人類,有的只是這顆熱誠的心,迫切地想把我無厘頭的幻想延續下去。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最近: (1) 好熱 (2) 手頭有點緊 (3) 壓力好大,脾氣暴躁 (4) 有了生命里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嫂子」 (5) 常常跟人說到一半就睡着 (6) 總是和一個人skype就好幾個小時,雖然我們基本上都是掛着skype ...
More
最近: (1) 好熱 (2) 手頭有點緊 (3) 壓力好大,脾氣暴躁 (4) 有了生命里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嫂子」 (5) 常常跟人說到一半就睡着 (6) 總是和一個人skype就好幾個小時,雖然我們基本上都是掛着skype然後做自己的事 (7) 爸爸生日 (8) 愛上了一個叫The Vaccines的樂隊 (9) 感覺到自己變強了 (10) 想要變得獨立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忙 盲 茫
More
忙 盲 茫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沒有這麼多離愁別緒給你浪費。
More
沒有這麼多離愁別緒給你浪費。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你不會找到自己,除非你敢於迷失自己。」 衝過了白色的終點線的時候,上氣不接下氣地搖搖晃晃地走到了草坪上。腿像兩塊很沉的磚,酸痛感在全身上下蔓延開來。腦袋也疼得要爆炸。我想著這些天以來發生的事,想著自己一路怎麼掙扎過來的,忍不住放 ...
More
「你不會找到自己,除非你敢於迷失自己。」 衝過了白色的終點線的時候,上氣不接下氣地搖搖晃晃地走到了草坪上。腿像兩塊很沉的磚,酸痛感在全身上下蔓延開來。腦袋也疼得要爆炸。我想著這些天以來發生的事,想著自己一路怎麼掙扎過來的,忍不住放聲大哭。 真的就是在大家面前放聲大哭,就像我再也沒辦法忍耐半點悲傷那樣。我大聲哭泣,用一隻髒手抹著眼淚走到一邊。走過大家身邊,我嘴角擠出半點苦笑喘著氣說「我沒事我真的沒事」,所有人都被我突如其來的淚水嚇到,只有家敏一直在旁邊解釋說「沒事的啦她只是太激動了」。 然後身體終於沒有繼續支撐自己的力量,雙腿一軟就坐在草坪上。跑步的時候根本沒好好控制住呼吸,坐著的時候也很艱難地在換著氣。我還在哭,他們都遠遠地看著我。 「都結束了,我跑過去了。全都結束了。」我心裡默念著 躺倒在草坪上,淚眼模糊地看著陰沉沉的天,我想到剛剛跑到第二圈的時候,所有人都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跑在最前面的我。我跑得飛快,半步也不敢怠慢,就像要甩掉一些緊追不捨的噩夢一樣。我跑過終點線的人群,跑過沙池,跑過了跳高的墊子,我聽見很多人喊我名字,這當中不乏熟悉的人、逐漸不怎麼聯繫的人、甚至比較陌生的人。我聽到有人喊「柚子」,有人喊「Pamela」,甚至還有人喊「Yoyo」(很久沒聽到這個親切的名字)…… 這些聲音,喚醒了一些很遙遠的記憶。我想起以前,是怎麼努力,是怎麼相信自己,是怎麼得到背後那些贊許的目光,是怎麼只爲自己而感到驕傲,怎麼只爲自己而活…… 腦袋像被人哐地踢了一腳。 「我爲什麽,否定自己呢?我並不是一無所有,也不是一無是處的啊!」 「我一直以來,都是跑在最前面的人才對啊。」 就因為一直以來那些灰心沮喪,就因為看到了自己最狼狽軟弱的一面,我竟然都把這些給忘了。 稍微喘過氣來之後,我坐了起來,看著遠處的同學,用手背擦乾了眼淚。 我終於明白「長大」這個詞的意義,是學會承認過去,是去接受軟弱的自己,而不是一味否定自己;是要接受生命里發生的一切,而不是一味逃避。 哪怕將來回想起的時候還是想罵自己一聲「臭傻逼」。 終於想清楚想明白了,沒有軟弱過的人,是不可能知道「堅強」的定義的。話說清楚了,這次是我自己重新站起來的,並沒有特別依靠別的人事物,是我自己重新支撐起了我的世界。 回課室的時候,想起了「殺手里昂」裏面瑪蒂爾達問里昂說:「人生好辛苦,還是長大就好了?」里昂回答說,「一直如此啊。」 一直如此啊。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最近總是有這麼一個感覺: 整個世界都像是在不約而同地向你傳達同一個信息,「你必須好起來」「每個人都是這樣過來的你根本沒有多半分鐘去矯情」…… 他們提醒你你還有朋友還有夢想還有目的地,甚至你自己也厭惡著自己因為這麽一點小事就垮了世界。 ...
More
最近總是有這麼一個感覺: 整個世界都像是在不約而同地向你傳達同一個信息,「你必須好起來」「每個人都是這樣過來的你根本沒有多半分鐘去矯情」…… 他們提醒你你還有朋友還有夢想還有目的地,甚至你自己也厭惡著自己因為這麽一點小事就垮了世界。 瀟灑你已經裝不下去了,你的自信也全是空穴來風,你想要重振旗鼓,決心痛改前非,無奈連你也無法選擇重新相信自己。你想要大喊尖叫摔門而去,你覺得自己四分五裂只想落荒而逃,最後卻只能在沉默的夜里流著眼淚一遍又一遍麻木機械地告訴自己「你是特別的」「你是重要的」「你做得到的」…… 你想沖著他吼一聲「滾」揣著那顆自尊心轉頭就走,然而音節最後哽在喉嚨里,從來沒有發出過一絲聲響。忍著一種想吐的慾望,你撿起那些破碎的自己 … 發現沒有一塊能重新來過,沒有。 …… 最後你問,到底是這個世界不肯放過你還是你不肯放過你自己? 爲什麽這個世界總是逼著你笑? 每一句「你怎麼了」都像是割在你心上一樣,你喃喃問自己,是啊我怎麼了 我 怎 麼 了 ?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我殺了我的少女心。 我恨著過去的自己,恨之入骨。 人們總是看到“你變了”,卻看不到“你在變”,而往往最痛苦的部份就是轉變的過程,必須脫胎換骨,必須捨弃很多堅持了很久的信仰。 翻回以前的那些照片才發現,以去年七月為一個分界點 ...
More
我殺了我的少女心。 我恨著過去的自己,恨之入骨。 人們總是看到“你變了”,卻看不到“你在變”,而往往最痛苦的部份就是轉變的過程,必須脫胎換骨,必須捨弃很多堅持了很久的信仰。 翻回以前的那些照片才發現,以去年七月為一個分界點的話,後來的我眼睛里少了一絲銳氣。很多被笑容藏得很好的情緒,在眼睛里是怎麼也掩飾不了的。我已經丟了我的搖滾夢,也殺了我的少女心,不知道接下來會是什麽? S,現在我想,即便你看到了我的那些文字,大概也沒辦法理解我到底度過了多麼慘烈的一個星期。bro說的話是對的,我開始覺得現在的你沒有辦法理解現在的我每天懷有什麽樣的心情在過日子。也並不是說你變得不重要了,只是對著你便多了一分顧忌,於是最難過的時刻都是bro一直陪我說話,一直聽我說話。 S,扮瀟灑並不是什麽可恥的事,你知道我如果失去自尊心就和死了沒什麽區別;但有些傷痕是無法抹去的,有些苦痛是無法忘卻的。“難道我和你有什麽深仇大恨嗎?” 嘴上說得輕鬆,但倘若當時他看到我臉上的表情,…… 幸好他並沒有,這是科技發達的好處。自欺欺人一向是我看家本領。 人還是留點痛覺比較好,痛楚有助於維持頭腦的清醒。 S,給我三個月,還你一個全新的我。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請 讓我在你身邊 一起紀念 這一天” 尋思了好幾個月 始終沒有想出來應該送些什麽生日禮物給你 一不小心你的生日就過了 其實明明自己也還沒去過這家餐廳 也還是帶你來到這裡請你吃菠蘿包 雖然也沒有多好吃 兩個人坐著聊了 ...
More
“請 讓我在你身邊 一起紀念 這一天” 尋思了好幾個月 始終沒有想出來應該送些什麽生日禮物給你 一不小心你的生日就過了 其實明明自己也還沒去過這家餐廳 也還是帶你來到這裡請你吃菠蘿包 雖然也沒有多好吃 兩個人坐著聊了好久 從生活中的小細節聊到平行宇宙的概念 笑著聽你說以前的事 世界是橘色的 看了一出喜劇 大螢幕前 和你一起笑得前俯後仰 眼淚都快流出來 一個多小時時間一眨眼過去 人多的地方緊跟著你一起走 每一個步伐和小動作竟出奇地一致 下扶手電梯的時候一起小心翼翼邁出左腳 然後兩個人都右手握著左手手腕地 一語不發 沉默的時候 沒有說出口的透明的話語充斥在空氣裏 一個眼神就懂 回來的路上 靠在你肩膀上 你的頭也挨了過來 其實根本沒能睡著 但在你身邊安心得讓我覺得 嗯 就算此時此刻核武器戰爭爆發外星人入侵地球這個世界要被炸掉這個時代要滅亡 都不要緊了 告別的時候 忍不住擁抱你 “聖誕快樂。”你在我耳邊這麼說 回應著我 已經很久都沒試過這麼開心 開心得快哭出來 身邊有你看起來就像是那麼理所當然的事 仿佛好多個世紀以前就已經和你相識 不管你未來還要面對什麽 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 當你無助的時候 看看你的身邊 一定有我陪著你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說過你是很特別的存在。你說,對你來說,我也是很特別的存在。 想要每天和你膩在一起,不特別做什麽也可以,即使只是兩個人一起發發呆,分享耳機,呼吸空氣,也會很開心。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好好地做我自己。只有你願意聽,我念念叨叨的那些話。 ...
More
說過你是很特別的存在。你說,對你來說,我也是很特別的存在。 想要每天和你膩在一起,不特別做什麽也可以,即使只是兩個人一起發發呆,分享耳機,呼吸空氣,也會很開心。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好好地做我自己。只有你願意聽,我念念叨叨的那些話。 其實想要謝謝你。你也許不知道,你也許覺得自己並沒有特別做什麽,但如果不是你,如果沒有你,這狗日子我一個人也不知道該怎麼撐下去。 和你走了一整天,突然明白,原來我不想失去你。並沒有抱有什麽期待,也沒有想過別的什麽,只是單純的覺得自己不想失去你,單純覺得在你身邊的時候很安心。這種微妙的感覺有點熟悉,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沒辦法離開你了。 我需要你。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孤獨到了深處,孤獨便成了盔甲。 孤獨是沒有顏色的,連透明也算不上。
More
孤獨到了深處,孤獨便成了盔甲。 孤獨是沒有顏色的,連透明也算不上。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不知道爲什麽總覺得第一支紅色唇膏的意義非比尋常。 以前 ...
More
不知道爲什麽總覺得第一支紅色唇膏的意義非比尋常。 以前用的都是橘色或者珊瑚色,而這一支,偏偏是很豔的紅色。 好像什麼時候我能駕馭得了這個顏色,什麽時候我就不再是小女孩了。 覺得不清醒的時候,覺得迷失了方向的時候,就看一看這支唇膏。 我討厭軟弱。所以你看到了嗎?我在努力。我在等那一天。 我在等。 攝於 2012年10月21日。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這個夏天,我佔有了一個人的心 三天。 雖然只有三天 那三天里,你的心里腦海裡全是我。 也許只有那三天里,我才重新嘗到了被愛的感覺。 多久 沒有這樣的感覺了呢 ? 雖然我的平行世界里沒有艾爾,但我還是很開心,因為你給了我一個 ...
More
這個夏天,我佔有了一個人的心 三天。 雖然只有三天 那三天里,你的心里腦海裡全是我。 也許只有那三天里,我才重新嘗到了被愛的感覺。 多久 沒有這樣的感覺了呢 ? 雖然我的平行世界里沒有艾爾,但我還是很開心,因為你給了我一個夢。 戀愛太不靠譜,那就不要管它了吧;你害怕失去自由,那就先這樣吧。 嘿,我是柚子,也不是。認識你,很愉快。
Less
0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第一天 你說 其他人你才不管 但你喜歡我 因為喜歡所以在乎 於是第二天我說 你的過去我才不管 但是你的現在 是我的了 你笑說我霸道 第三天 你告訴我 你夢見我了。 想要 在你身邊哄你入睡 抱著你 吻你左眼下的淚痣 在你耳邊輕輕道 ...
More
第一天 你說 其他人你才不管 但你喜歡我 因為喜歡所以在乎 於是第二天我說 你的過去我才不管 但是你的現在 是我的了 你笑說我霸道 第三天 你告訴我 你夢見我了。 想要 在你身邊哄你入睡 抱著你 吻你左眼下的淚痣 在你耳邊輕輕道聲我愛你 有太多不確定 有太多不安 甚至懷疑自己 卻還是覺得自己和你是綁在一起的 就算隔著屏幕 Am I insane?
Less
0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