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突然的就冷下来。冷得猝不及防。想到过去的那许多冬天,都只是白茫茫一片。有过什么人曾经来了又走掉。最终还是会只剩下自己。
四年前秋日的香山,去年冬天拍给夕颜的雪景,搁浅的圣诞大餐。
还有什么和什么。有时候记忆变作微不足道,在某个小角落里一点点暗下去。
明年我依然会记得这里,窗外浸在温暖阳光中的树影,又或者瑟瑟的猛烈摇摆。即使在许多年后记忆里的冬天依然空白,但不再会苍茫。
sarapines说北欧神话里,世界是一条咬尾蛇,每天吞吐自己,于是有了白天黑夜。人们在这环形世界里拼命向前奔,都只会再回到同一个位置。总是看着身后比你更远的地方,不知不觉那就成了我们的距离。
可即使我一直看着你,你也变成那些距离我和我的成长,越来越远的事情。

如果水很冰,请握紧我的手。
直到你我,都变成那些越来越远的事情。
突然的就冷下来。冷得猝不及防。想到过去的那许多冬天,都只是白茫茫一片。有过什么人曾经来了又走掉。最终还是会只剩下自己。
四年前秋日的香山,去年冬天拍给夕颜的雪景,搁浅的圣诞大餐。
还有什么和什么。有时候记忆变作微不足道,在某个小角落里一点点暗下去。
明年我依然会记得这里,窗外浸在温暖阳光中的树影,又或者瑟瑟的猛烈摇摆。即使在许多年后记忆里的冬天依然空白,但不再会苍茫。
sarapines说北欧神话里,世界是一条咬尾蛇,每天吞吐自己,于是有了白天黑夜。人们在这环形世界里拼命向前奔,都只会再回到同一个位置。总是看着身后比你更远的地方,不知不觉那就成了我们的距离。
可即使我一直看着你,你也变成那些距离我和我的成长,越来越远的事情。

如果水很冰,请握紧我的手。
直到你我,都变成那些越来越远的事情。
Less
1
Please login to leave a comment.
Comments (1)
总是害怕时间过得太快让我来不及珍惜一点一滴,来不及和你们走过更多的风景。
握紧你的手。抱。

orchid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