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a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渐渐的又开始有点脱离群体。
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去听讲座,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听课或者一个人翻杂志看小说做习题画画自学。一个人跑步跳绳,一个人面对暗夜的满天星斗。一个人坐长途车和地铁。
当然,有时候我还是有点窘。比如上次听视觉传达的讲座,听到好笑处旁边却没有人可以闲扯,只能一个人干笑。
但久了也没什么,就好比往常无数次的自己回家自己上网自己吃饭自己看电影一样。"it's not a big thing"

前两天路遇小偷,MP4被偷了。
很难过又很气愤。
我常常想念它。
它我陪我度过高三那段艰难的日子,度过很多一个人的时光。
所以请允许我恶毒一次..

你这个无良的小偷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再者是最近的大工程。不过天才的我两天就完成了。阿哈哈。
下面这条乳白色的打算送给妈妈。

渐渐的又开始有点脱离群体。
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去听讲座,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听课或者一个人翻杂志看小说做习题画画自学。一个人跑步跳绳,一个人面对暗夜的满天星斗。一个人坐长途车和地铁。
当然,有时候我还是有点窘。比如上次听视觉传达的讲座,听到好笑处旁边却没有人可以闲扯,只能一个人干笑。
但久了也没什么,就好比往常无数次的自己回家自己上网自己吃饭自己看电影一样。"it's not a big thing"

前两天路遇小偷,MP4被偷了。
很难过又很气愤。
我常常想念它。
它我陪我度过高三那段艰难的日子,度过很多一个人的时光。
所以请允许我恶毒一次..

你这个无良的小偷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再者是最近的大工程。不过天才的我两天就完成了。阿哈哈。
下面这条乳白色的打算送给妈妈。


Less
0
Please login to leave a comment.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