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ley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第一次去挪威森林, 早不是威融和馬芳他們這種台大文青認識這家咖啡館的青春年紀, 那時候已經從雜誌記者轉作書的編輯, 等待服兵役的男友在三總看診, 而在煙霧瀰漫中工作著. 只記得木桌子很大, 桌上有盞小檯燈, 放電腦攤開書再加水和咖啡也不侷促. 後來在 boston 1369 coffee house 找到類似的咖啡館氛圍, 但桌子小多了.

第二次去挪威森林, 紀錄老闆阿寬 + 馬芳 + 威融的聊天下午, 還是為同家公司寫作只不過身分從正職變外稿, 人去過紐約又回台北, 感情已然結束. 沒變的是還採訪和寫作, 還編書, 也繼續喝咖啡並在咖啡館工作著.

咖啡館對閱讀, 寫作, 在不差的音樂中談天說地這些基本生理需求是如此不可或缺, 由衷感激每家擁有各自特色的館子老闆, 謝謝你們給我舒服的地方窩.

- 挪威森林在羅斯福路三段284巷9號, 從中午開到午夜.

---------------------------

阿寬( 挪威森林老闆 ) 說

> 我不是經營追求流行和新花樣的咖啡館,挪威森林的特色就是音樂。其他咖啡館老闆聽音樂再聽10年,放的音樂還是跟我不一樣。挪威森林從來不曾是台北最紅的咖啡館,也不曾是最爛的,生意就在可以維持下去的狀態。每次租約到期,我總會考慮要不要繼續做,然而情緒一過,畢竟無法割捨,轉念想想把店開下去也不錯。

> 「海邊的卡夫卡」經營得辛苦,部分來自於某種奇特的現象: 台灣人不太喜歡聽自己的音樂。很多人聽交響樂聽到去買黑膠唱片的地步,然而從來不曾踏進兩廳院欣賞國立交響樂團的演出;很多人聽電音聽到不知道哪個國家去了,然而林強做的《驚蟄》在誠品音樂館只能賣幾千張。

> 我對村上春樹有個期許,他到目前為止是用「富人」的角度在寫作,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廣告和時尚界喜歡引用他的作品;希望他往後的寫作,能試圖表現出「窮人」的絕望與孤獨。

- shopping design 12 月號
http://www.shoppingdesign.com.tw/shoppingdesign07/
第一次去挪威森林, 早不是威融和馬芳他們這種台大文青認識這家咖啡館的青春年紀, 那時候已經從雜誌記者轉作書的編輯, 等待服兵役的男友在三總看診, 而在煙霧瀰漫中工作著. 只記得木桌子很大, 桌上有盞小檯燈, 放電腦攤開書再加水和咖啡也不侷促. 後來在 boston 1369 coffee house 找到類似的咖啡館氛圍, 但桌子小多了.

第二次去挪威森林, 紀錄老闆阿寬 + 馬芳 + 威融的聊天下午, 還是為同家公司寫作只不過身分從正職變外稿, 人去過紐約又回台北, 感情已然結束. 沒變的是還採訪和寫作, 還編書, 也繼續喝咖啡並在咖啡館工作著.

咖啡館對閱讀, 寫作, 在不差的音樂中談天說地這些基本生理需求是如此不可或缺, 由衷感激每家擁有各自特色的館子老闆, 謝謝你們給我舒服的地方窩.

- 挪威森林在羅斯福路三段284巷9號, 從中午開到午夜.

---------------------------

阿寬( 挪威森林老闆 ) 說

> 我不是經營追求流行和新花樣的咖啡館,挪威森林的特色就是音樂。其他咖啡館老闆聽音樂再聽10年,放的音樂還是跟我不一樣。挪威森林從來不曾是台北最紅的咖啡館,也不曾是最爛的,生意就在可以維持下去的狀態。每次租約到期,我總會考慮要不要繼續做,然而情緒一過,畢竟無法割捨,轉念想想把店開下去也不錯。

> 「海邊的卡夫卡」經營得辛苦,部分來自於某種奇特的現象: 台灣人不太喜歡聽自己的音樂。很多人聽交響樂聽到去買黑膠唱片的地步,然而從來不曾踏進兩廳院欣賞國立交響樂團的演出;很多人聽電音聽到不知道哪個國家去了,然而林強做的《驚蟄》在誠品音樂館只能賣幾千張。

> 我對村上春樹有個期許,他到目前為止是用「富人」的角度在寫作,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廣告和時尚界喜歡引用他的作品;希望他往後的寫作,能試圖表現出「窮人」的絕望與孤獨。

- shopping design 12 月號
http://www.shoppingdesign.com.tw/shoppingdesign07/
Less
3
Please login to leave a comment.
Comments (3)
Lambert, Hendricks and Ross的Come on Home是這兩年我最喜歡的專輯,而最近比較常聽的是Sharon Jones "100 Days, 100 Nights"。

Cheers~

guest%3AWill
dear will 學長

宇宙城欸...原來在我們大學的時候, 這家傳說中的唱片行還在, 我只聽過從來也沒去過.

你說, 去咖啡館需要對的心情, 完全贊成 ! 我最近常窩的 cafe ole 有咖啡也有單杯 whiskey, 看你下次回來想喝咖啡還是喝酒, 都可以來這家聊天 :)

聽什麼 jazz ? 推薦幾張吧 ! 今早放著ann sally, 邊洗衣服, 馬上有了慵懶的周日晨光 feel ~

shirley
第一次去時還在貓大混日子,
那時還常和現在老婆去公館宇宙城逛Jazz CD,
偶而也會順道去挪威森林享受一下它的氣氛。

工作後,出去喝酒比去咖啡館多,
幾次去那附近經過挪威森林,常會想進去坐一下,
但總覺得那時的自己在那家喝咖啡這件事有種不協調感,也有點那種反正要去隨時可去的心態,結果就是一下子也好幾年沒去;變成現在不是想去就能去的狀態 ...

聽說宇宙城已經不知道哪去了,若有機會回台北,還真該去挪威森林看看。

BTW,可以跟寬老闆說,
村上春樹的店才開不到10年,老闆贏了:P

guest%3AWill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