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ley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楊德昌第一次跟我的生命發生深刻關係, 是和導演肩碰肩在擁擠的小店佃權坐著, 同時吃熱呼呼的關東煮和烤魚. 有美妙食物的時候我對旁人是哪號人物一點興趣都沒, 是身旁的媽媽神秘兮兮, 湊過來咬耳朵說: 那是彭鎧莉跟楊德昌. 是的, 我媽當然支持蔡琴.

後來看的那些電影和感動, 是後來.

2007年最後一個月的第一天, 侯孝賢 張毅 吳念真 余為彥全放下手邊事, 聚在一起說楊德昌. 侯導拿起麥克風披頭就說, 這是個座談會, 你們攝影有拍了就好, 不要整場咖擦咖擦, 會干擾知不知道 ? 今天如果楊德昌在, 他第一個開罵, 我是代表他翻臉.

看吳念真和張毅忍笑的表情, 楊德昌好像真的回來了, 因為此刻, 大家都記得他罵xxx的憤怒樣子.

整場笑了又哭了又笑, 很想能有時間整理這10幾頁座談筆記, 這是多珍貴的台灣新電影美好時代口述歷史. 可能每天清晨打個半小時吧. 先記一段.

吳念真
海灘的一天開拍之前, 我問楊德昌, 你打算拍什麼故事? 楊德昌眼睛發亮說, 我跟你說, 幹, 我要拍一個女人, 靠, 她老公失蹤, 靠, 她就站在海邊, 幹, 她媽的站站站, 靠, 站到黃昏她媽的心裡想說, 我跟這男人是什麼屁關係啊 ! 操 !

僅此紀念楊德昌的純真與憤怒.
楊德昌第一次跟我的生命發生深刻關係, 是和導演肩碰肩在擁擠的小店佃權坐著, 同時吃熱呼呼的關東煮和烤魚. 有美妙食物的時候我對旁人是哪號人物一點興趣都沒, 是身旁的媽媽神秘兮兮, 湊過來咬耳朵說: 那是彭鎧莉跟楊德昌. 是的, 我媽當然支持蔡琴.

後來看的那些電影和感動, 是後來.

2007年最後一個月的第一天, 侯孝賢 張毅 吳念真 余為彥全放下手邊事, 聚在一起說楊德昌. 侯導拿起麥克風披頭就說, 這是個座談會, 你們攝影有拍了就好, 不要整場咖擦咖擦, 會干擾知不知道 ? 今天如果楊德昌在, 他第一個開罵, 我是代表他翻臉.

看吳念真和張毅忍笑的表情, 楊德昌好像真的回來了, 因為此刻, 大家都記得他罵xxx的憤怒樣子.

整場笑了又哭了又笑, 很想能有時間整理這10幾頁座談筆記, 這是多珍貴的台灣新電影美好時代口述歷史. 可能每天清晨打個半小時吧. 先記一段.

吳念真
海灘的一天開拍之前, 我問楊德昌, 你打算拍什麼故事? 楊德昌眼睛發亮說, 我跟你說, 幹, 我要拍一個女人, 靠, 她老公失蹤, 靠, 她就站在海邊, 幹, 她媽的站站站, 靠, 站到黃昏她媽的心裡想說, 我跟這男人是什麼屁關係啊 ! 操 !

僅此紀念楊德昌的純真與憤怒.
Less
0
Please login to leave a comment.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