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rley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大概是從去年開始很想衝浪, 到今年夏天都結束了, 才有人肯帶我去. 一次是金山, 新聞系學 ...
More
大概是從去年開始很想衝浪, 到今年夏天都結束了, 才有人肯帶我去. 一次是金山, 新聞系學長在那開了衝浪店, 基哥勉強看在阿保生日的份上帶我們兩個拖油瓶. 隔兩天去宜蘭烏石港, 是去年約不成的Jacq早上說走, 我們中午就走, 一定要隨性. 衝浪要跟你信任的人去, 因為我不是想要到沙灘上穿bikini拍照, 雖然也是有穿, 但重點絕對是海. 還有喝酒也是, 因為酒量怎麼練都不會進步, 一杯Mojito要同時灌1000 cc的水, 才不會茫到太過頭. 不是跟信任的朋友, 寧可不喝. 所以說, 衝浪的朋友和可以一起喝酒的朋友同樣難得. 至於最近的人生, 真的像衝浪一樣, 你都不知道下個看起來很屌的浪頭, 到底是會把你衝翻害你喝苦水, 還是真能帶你體驗速度和快感的飛行. 衝浪衝得全身是傷, 痛兩天就過去, 但很多生活中的痛苦, 是暫時被突如其來的更大變動或緊湊工作掩蓋著, 像埋在沙裡的垃圾, 不管多深總有一天會被挖出來. 所以我去海邊一定撿垃圾, 不管那是幾萬幾億分之一, 看到了, 就把他處理掉, 至少我做了這微不足道的渺小舉動, 就很開心.
Less
1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