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弦
How Do You Feel About It?


Ok

Good

Sad

Angry

Fun




几乎是不看同人文的,一方面怕雷到自己不算强悍的心脏,一方面总觉得同人文经常把喜欢的人物扭曲变形,何况咱也不是啥同人女,起初看【人生五十载】 是因为别人的力荐加保证不会吓到我,却是没想到看完时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嗯嗯,觉得。。大狐狸和二狐狸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又想起最近大狐狸被弃总收的灰都不剩,发现自己对大狐狸还是很有爱的。。于是选几段收藏一下:

要是说到白狐国的君储少年时代最常干的几件事,那么多半应该是:吃饭睡觉,习文修武,学习政事,逗弄丸子……啊不,是犬若丸殿下。
那时伯藏主总是想,犬若丸这名字起的真是太合适,他低头看怀里孩子的小脸,红红白白丸子一样的感觉,哎呀,真是看上去就很想捏一把啊。
心动不如行动,伯藏主捏捏小孩红红的脸颊,然后轻轻向两边一拉--
丸子不满地挣扎起来,手脚并用,软软的小身体在怀里动来动去,不过显然离挣扎出来还差很远。
“55555~”(翻译一下就是:兄长是坏人!)
他呵呵笑着放开手,小丸子愤怒地扑上去,一口咬住他的手指。

。。。。。。。

白狐国的祭典,是一国中的大事,这一日全国不分高低贵贱,一同欢庆,众人载歌载舞,直到深夜。
伯藏主身为君储,自然有很多事要忙碌。而更重要的,是在祭典之末,他将以君储的身份,为祭典一舞。
用大家的话说就是:“君储来表演白狐之舞最合适啦!”(因为他本人长得就很像狐狸啊!)



月已升,篝火起,樱花飞扬,三味线的声音轻悄而鸣。
换上颜色更为素淡的大袖长衣,放下平日束的齐整的长发,伯藏主拢袖上场,虽然面无笑意,细长眉眼之间却全是风情。
众人不由惊叹:“喔喔喔,好大一只狐狸啊!”



正在台上舒缓而舞的伯藏主一个踉跄,差点踏错了舞步。
然而这一舞确是美不胜收,就在临近尾声之时,遥遥远方,忽然有太鼓的声音响起。
鼓声沉重悠长,随着鼓声,红衣的青年手持九火虹剑,上台缓缓而舞。
伯藏主微微一笑,步履未停,等待着青年的配合。



与白狐之舞的神秘飘渺不同,青年之舞蹈严谨端凝,速度虽然不快,举手投足之间却无不具有刚健的魄力。
火光闪耀,鼓弦交织,人们屏息凝气,唯有四围的樱花,纷纷扬扬不断落下,飘落在台上两名舞者的身上。

。。。。。。。

一舞即毕,天地之间,一片静谧。
二人并肩站在台上,左手边的白狐君储清丽淡雅,右手边的红衣青年颀长英武。伯藏主微微一笑,轻轻拍下弟弟的肩头。
犬若丸却一缩,不乐地躲开了。

。。。。。

金兄弟双政和银兄弟罗皂是左仪大臣之子,也是深得犬若丸信任的贴身护卫。不过犬若丸经常很奇怪,一对兄弟,个性怎么有差别这么大的?
他似乎忘了,还有一对兄弟,别说个性天差地别,连相貌也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

那是独属于白狐国第六十五代君储的优雅与骄傲。

他坐在静夜里,房间没有点灯,轻淡的月光从格子窗外照进来,在他杏子色的衣衫上画出斑驳的阴影。
他半掩折扇,细长的眉眼带一点清淡的笑容,缓慢而轻柔地最后一次念出自己的诗号。
“人生五十载,纵观众生诸相,一切恍如梦幻,享受于世之人,岂有不灭者?”

次日,伯藏主与剑子、黑羽恨长风等人乘弃天帝不在时,一探魔界。
那一夜,东瀛冷雨敲窗。犬若丸睡到半夜,忽然被雨声惊醒。
心头一阵烦乱,他于是披衣而起,点燃房中半截残烛。
自东瀛归来之后,他经常会想到伯藏主。儿时的追逐,少年的执着,一生的牵绊,不知不觉中,他们竟已经历了这样多的岁月。

。。。。。。。

他又想到目前白狐国内的情形,八亲王已死,明石山庄残存势力已不足为惧。东瀛局势在另外两只狐狸的操纵下,已经达到了基本的稳定,照现在的环境看来,即使伯藏主回国,也未尝不可。
伯藏主这个人,喜欢的多是一些不事生产……啊不风花雪月的爱好,比如弹个琴喝个茶趴趴走聊聊天什么。这样说来,貌似应该为他准备已个安静幽雅的住处,不过也不能离自己的住处太远。另外还是让双政在他身边比较好,罗皂自己有时都对他的多话头疼……
当他甚至想到了该在伯藏主的住处种上若干柳树,同时这些柳树应该按照怎样顺序排列时,才反应到一个严峻的事实:貌似,伯藏主还一直在海那一边并且从来没打算过回来吧……



但白狐君宇从来都是行动派的人物,既然这一夜终于想通了从前的事情,也想通了那个人在自己心中是怎样的位置。于是他挑亮灯芯,蘸墨提笔,开始写这辈子的第一封家书。
写下“伯藏主”三个字,他自己又划了,不对,我想写的不是这个啊!



于是他换了一张纸,重新开头,没写过家书的他实在搞不清究竟该怎么写,到最后一共也写了四个字。



“兄长,回家。”

。。。。。。。。

犬若丸正式得知伯藏主的死讯,是在多年后的某一天。
那时弃天已灭,苦境已陷入了另一轮的天翻地覆。



风尘仆仆的的双政回到东瀛,为他带来了确切的消息。
“多年前,弃天降临为害苦境,君储一战身死。”
他一度看重双政的寡言慎行,如今却对这种要言不烦憎恨到了极点。
“那是什么时间的事?”
双政报了一个时间,那正是多年前他提笔写下第一封家书的时候。

他沈默,沉默了很久,其实他是在等待双政说些什么。一直以来,双政都以处事严谨,周全不漏而闻名。他在等待双政拿出一两件伯藏主的遗物,甚或更进一步,也许双政可以带回伯藏主的骨灰。
但是双政只是一直沉默地站在那里。
他终于忍耐不住,问,“他是怎么死的?”
双政回答,“为弃天帝魔焰所杀,灰飞……烟灭。”
几乎是不看同人文的,一方面怕雷到自己不算强悍的心脏,一方面总觉得同人文经常把喜欢的人物扭曲变形,何况咱也不是啥同人女,起初看【人生五十载】 是因为别人的力荐加保证不会吓到我,却是没想到看完时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嗯嗯,觉得。。大狐狸和二狐狸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又想起最近大狐狸被弃总收的灰都不剩,发现自己对大狐狸还是很有爱的。。于是选几段收藏一下:

要是说到白狐国的君储少年时代最常干的几件事,那么多半应该是:吃饭睡觉,习文修武,学习政事,逗弄丸子……啊不,是犬若丸殿下。
那时伯藏主总是想,犬若丸这名字起的真是太合适,他低头看怀里孩子的小脸,红红白白丸子一样的感觉,哎呀,真是看上去就很想捏一把啊。
心动不如行动,伯藏主捏捏小孩红红的脸颊,然后轻轻向两边一拉--
丸子不满地挣扎起来,手脚并用,软软的小身体在怀里动来动去,不过显然离挣扎出来还差很远。
“55555~”(翻译一下就是:兄长是坏人!)
他呵呵笑着放开手,小丸子愤怒地扑上去,一口咬住他的手指。

。。。。。。。

白狐国的祭典,是一国中的大事,这一日全国不分高低贵贱,一同欢庆,众人载歌载舞,直到深夜。
伯藏主身为君储,自然有很多事要忙碌。而更重要的,是在祭典之末,他将以君储的身份,为祭典一舞。
用大家的话说就是:“君储来表演白狐之舞最合适啦!”(因为他本人长得就很像狐狸啊!)



月已升,篝火起,樱花飞扬,三味线的声音轻悄而鸣。
换上颜色更为素淡的大袖长衣,放下平日束的齐整的长发,伯藏主拢袖上场,虽然面无笑意,细长眉眼之间却全是风情。
众人不由惊叹:“喔喔喔,好大一只狐狸啊!”



正在台上舒缓而舞的伯藏主一个踉跄,差点踏错了舞步。
然而这一舞确是美不胜收,就在临近尾声之时,遥遥远方,忽然有太鼓的声音响起。
鼓声沉重悠长,随着鼓声,红衣的青年手持九火虹剑,上台缓缓而舞。
伯藏主微微一笑,步履未停,等待着青年的配合。



与白狐之舞的神秘飘渺不同,青年之舞蹈严谨端凝,速度虽然不快,举手投足之间却无不具有刚健的魄力。
火光闪耀,鼓弦交织,人们屏息凝气,唯有四围的樱花,纷纷扬扬不断落下,飘落在台上两名舞者的身上。

。。。。。。。

一舞即毕,天地之间,一片静谧。
二人并肩站在台上,左手边的白狐君储清丽淡雅,右手边的红衣青年颀长英武。伯藏主微微一笑,轻轻拍下弟弟的肩头。
犬若丸却一缩,不乐地躲开了。

。。。。。

金兄弟双政和银兄弟罗皂是左仪大臣之子,也是深得犬若丸信任的贴身护卫。不过犬若丸经常很奇怪,一对兄弟,个性怎么有差别这么大的?
他似乎忘了,还有一对兄弟,别说个性天差地别,连相貌也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

那是独属于白狐国第六十五代君储的优雅与骄傲。

他坐在静夜里,房间没有点灯,轻淡的月光从格子窗外照进来,在他杏子色的衣衫上画出斑驳的阴影。
他半掩折扇,细长的眉眼带一点清淡的笑容,缓慢而轻柔地最后一次念出自己的诗号。
“人生五十载,纵观众生诸相,一切恍如梦幻,享受于世之人,岂有不灭者?”

次日,伯藏主与剑子、黑羽恨长风等人乘弃天帝不在时,一探魔界。
那一夜,东瀛冷雨敲窗。犬若丸睡到半夜,忽然被雨声惊醒。
心头一阵烦乱,他于是披衣而起,点燃房中半截残烛。
自东瀛归来之后,他经常会想到伯藏主。儿时的追逐,少年的执着,一生的牵绊,不知不觉中,他们竟已经历了这样多的岁月。

。。。。。。。

他又想到目前白狐国内的情形,八亲王已死,明石山庄残存势力已不足为惧。东瀛局势在另外两只狐狸的操纵下,已经达到了基本的稳定,照现在的环境看来,即使伯藏主回国,也未尝不可。
伯藏主这个人,喜欢的多是一些不事生产……啊不风花雪月的爱好,比如弹个琴喝个茶趴趴走聊聊天什么。这样说来,貌似应该为他准备已个安静幽雅的住处,不过也不能离自己的住处太远。另外还是让双政在他身边比较好,罗皂自己有时都对他的多话头疼……
当他甚至想到了该在伯藏主的住处种上若干柳树,同时这些柳树应该按照怎样顺序排列时,才反应到一个严峻的事实:貌似,伯藏主还一直在海那一边并且从来没打算过回来吧……



但白狐君宇从来都是行动派的人物,既然这一夜终于想通了从前的事情,也想通了那个人在自己心中是怎样的位置。于是他挑亮灯芯,蘸墨提笔,开始写这辈子的第一封家书。
写下“伯藏主”三个字,他自己又划了,不对,我想写的不是这个啊!



于是他换了一张纸,重新开头,没写过家书的他实在搞不清究竟该怎么写,到最后一共也写了四个字。



“兄长,回家。”

。。。。。。。。

犬若丸正式得知伯藏主的死讯,是在多年后的某一天。
那时弃天已灭,苦境已陷入了另一轮的天翻地覆。



风尘仆仆的的双政回到东瀛,为他带来了确切的消息。
“多年前,弃天降临为害苦境,君储一战身死。”
他一度看重双政的寡言慎行,如今却对这种要言不烦憎恨到了极点。
“那是什么时间的事?”
双政报了一个时间,那正是多年前他提笔写下第一封家书的时候。

他沈默,沉默了很久,其实他是在等待双政说些什么。一直以来,双政都以处事严谨,周全不漏而闻名。他在等待双政拿出一两件伯藏主的遗物,甚或更进一步,也许双政可以带回伯藏主的骨灰。
但是双政只是一直沉默地站在那里。
他终于忍耐不住,问,“他是怎么死的?”
双政回答,“为弃天帝魔焰所杀,灰飞……烟灭。”
Less
0
Please login to leave a comment.
result=Query failed : Table './usr_web12_1/dbdb6Stat'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